悠哉文学 > 科幻小说 > 崩坏之我在天命上班 > 正文 第十章 对话
    房间内。

    张耀然手忙脚乱的把仪器给朱煜戴上,后者瞬间松开了抓住林德的手。

    此时他才观察到,朱煜刚才突然间的动作,应该只是梦游而已,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这家伙怎么这么奇怪呢?躺在床上,表情如此猥琐,咧开嘴巴笑还留着口水......

    不会梦见了一出活春宫吧?

    另一边,林德绷紧的全身才缓缓放松,不过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透过面具,他观察着面前之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双眼炯炯有神。

    “咳......”看来此人的手段让朱煜暂时无法醒来,思索再三,林德决定开口询问。

    对方为何会蒙面做贼,如此打扮出现在天命机密任务目标的房间里。

    要是对方不配合,那就只好用手里的枪说话了。

    “嘘...”张耀然伸出手指头竖在嘴前,示意对方收声。他现在不想和林德有接触,对方的直觉和观察能力很强,即使多年未见,或许也能察觉出来面前的人是熟人。

    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指了指朱煜,又摇了摇头,用这一串滑稽的动作告诉对方,有异动会惊醒朱煜。

    林德当然不知道真假,深深的看了张耀然一眼,将询问的念头作罢,继续小心翼翼的用复写材料复制着朱煜的掌纹。

    房间中的时间概念似乎被无限延长了,每分每秒的很紧张。

    终于,林德完成了掌纹的复制,将材料收好后,看着张耀然默不作声。面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却遮不住他嘴角的优雅的微笑。

    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张耀然莫名的感觉到这家伙欠揍的很。

    为了避免麻烦,他只想尽快完事。

    “草,这么重?”将仪器从背包中掏出,他小声的嘟囔着,却发现引来林德的注视,赶忙闭上了嘴,将朱煜的手臂塞进扫描仪中。

    林德饶有兴趣的看着张耀然忙的热火朝天,不住的打量着后者手中的机器。

    假设对方的目的跟自己一样,目标直指朱煜,那么整个世界上只会有三个组织来人。天命,联邦政府,逆熵。显然在与天命的联合掌控之下,卡斯兰娜家族的继承人亲自出马,联邦方面不可能再派出人手。况且,这种仪器他在天命都没有见过,更别提联邦政府会有了。

    答案很简单——天命的死对头,逆熵。

    逆熵的小贼吗?林德眯起眼睛,只怕对方没有那么简单,无论是从直觉上感觉,还是透过一双眼睛观察。就凭刚才对方从墙角到床边的短程冲刺,不,不应该说是短程冲刺,他快的像瞬移一般。

    如果林德全力爆发的话,也是可以做到的。但他是经过大量资源培养过的,而对方......

    只怕来头不小。

    张耀然却是不知道林德在脑中猜测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把仪器从朱煜的身上取下装进背包后,直接想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了一个令人头疼的事实:林德面露微笑,举枪对着他。

    张耀然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指向房门示意:您先走?

    林德晃了晃手中的枪,意思是:你先

    好吧,又僵住了。

    张耀然很是头疼,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拿着枪进来呢?!他想强越气,咬了咬牙,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

    林德看到逆熵的小贼缓缓的举起来双手,站到门边。

    他一愣,嘴角的笑意更盛,缓步走来,把玩着手里淡金色的手枪,玩味的说道:“开路?”

    张耀然背过身去,面部神情僵硬,因为明显感觉到枪管顶到后背了。

    那天非得给这小子敲晕扒光扔到马路牙子上!

    张耀然顺着进来的路一直走到院子,路上能感觉到身后的林德无时无刻都在提防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我没有恶意。”他压低了声线说道,谨慎为先。

    “口说无凭。”林德耸了耸肩,“逆熵的小贼。”

    “......我还真不是逆熵的小贼。”

    “那你是谁呢?”

    “其实我是正义的伙伴。”张耀然认真的说。

    “我好像有看过那本《命运英雄传》,改编自上个时代的某些故事。”林德说道,一下子就听出来张耀然语气中的揶揄。

    卡斯兰娜家允许继承人看这种奇幻读物?虽然确实挺好看的。

    “我可不想我可爱的妹妹糊里糊涂的被掳走。”

    “看来你知道的更多。”林德说道,“我得排除一切不稳定因素。”

    “我不属于哪一边,硬要说的话,我属于正义这一边儿的。我知道朱煜干了什么事情。”张耀然盯着对方漂亮的蓝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某位头脑发热但内心冷静的很的热心市民,尝试用自己的方法去制裁邪恶。”

    “什么狗屁天命,连个小女孩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还谈保护世界呢?”

    “就不劳烦您关心了吧?”张耀然一吐为快。他本不该在林德面前说这么多话,甚至直指天命。但正是如此,他才要在林德面前说。

    卡斯兰娜之名,不同于天命之名,不可侵犯不可侮辱,神圣而高尚。他希望林德能将他的话记在心里,拿出百分百的精力与实力去惩治朱煜,还新郑市一个朗朗乾坤。

    况且,他真的很愤怒。

    新郑市失踪了几十名女孩,甚至已经有十几个遭遇了不测。

    她们可以穿上漂亮的衣服,在温暖的阳光下自由自在的生活,像天使一样带给亲友快乐,而不是像一具泡在水里的浮尸一般。

    天命治下,天命的研究,残害了天命所要保护的人?

    还真是要人笑掉大牙了。如果说这种做法都是为了守护,那这又和谈守护呢?

    “......”卡斯兰娜家族悉心培养的年轻继承人,作为领袖而言他心怀宽广,但耀眼的他同时也是骄傲的。天命所坚持的一切,卡斯兰娜家族所奋斗的一切,都是为了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为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信念与荣誉早已和他的生命融汇在一起。

    然而,对方埋怨的对,骂的对,指名道姓的骂他也无法狡辩。这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不是别人试图用流言蜚语来诬陷天命。

    “我向你保证,热心的市民先生。”他眼神坚定,“此事,必将水落石出。”

    “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要乱来,影响了我的计划。”

    “当然。”张耀然点头,而后麻利的翻出墙去。

    林德卡斯兰娜面对其露出的背身,没有出手攻击。虽然对方身份未知,但刚才的言行不似作假。他的攻击只可能攻向崩坏兽,却绝不可能攻向一位勇敢的,有良知的人。

    况且,对方又能翻起什么风浪呢?他自信,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掌控全局,不惧一切未知情况。

    “老杨,走了!”

    “哦哦.......”杨东一愣,看向在一旁的盯梢的特丽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坐到车上,驱车离去。

    “我还以为这小妞会冲上来拦下我们呢。”

    “她肯定相信她的殿下,既然我完好无损的翻墙出来了,他家殿下也没发出什么声响,这就表明他家殿下放我们走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啊......我刚才还想问你有没有揍一顿林德·卡斯兰娜......”

    “......“

    另一边。

    林德从墙上跳下来,特丽娅立刻凑上前,不放心的仔细观察着他家殿下,发现他没有受伤后才安心的笑了笑。

    “他们是谁啊?我认为是逆熵的人。”

    “嗯......不全是。可能一个是逆熵的人,另一个......”

    “算是富有爱心的路人市民先生吧。”

    “啊?”特丽娅晃了晃小脑袋。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