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兽性总裁求负责安盛夏权耀 > 正文 第2051章 改变不了的事实
    冷蒹葭听楚寒年这样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舒服,“没关系的,如果你晚上有重要的应酬,我可以过两天再来,毕竟,吃饭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知道么,你很少单独约我吃饭,所以我觉得,吃饭就是很重要的事情。”楚寒年笃定的道。

    冷蒹葭却笑了,“你这么说,好像我很小气,从来都不请你吃饭一样。”

    “我觉得你不是小气,只是讨厌跟我在一起吃饭,毕竟你好像也不差钱的样子。”楚寒年说罢便起身站直,从办公桌跟前,走到了冷蒹葭的眼前,再低头去看儿子,儿子很是乖巧,吃饱了就睡,跟个小猪一样,但很可爱。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楚寒年怎么看,都觉得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孩子。

    “谢谢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觉得,是很好的礼物。”楚寒年是感激的。

    感激冷蒹葭,当年哪怕再难,也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毕竟也是我的孩子,我自己也不舍得,所以,当然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冷蒹葭耸肩道,“你不要多想了,我把孩子生下来,其实也不是为了你,希望你,千万不要多想了。”

    “我没有多想。”楚寒年摇头,“不管因为任何原因,总之,还是多谢你了。”

    “那吃饭吧,我肚子有点饿。”眼看楚寒年打算离开公司,冷蒹葭便抱着儿子,也站起来。

    “孩子交给我抱吧,很重的。”虽然孩子没有成年重,但一直抱着手臂会酸,楚寒年自然的接过孩子。

    冷蒹葭原本还想拒绝,但毕竟,也是他的孩子,冷蒹葭便点头,“你小心点,不要碰到孩子了。”

    “我抱孩子也有经验。”楚寒年果然有一套,大致,是请教过专业的医生吧。

    这份心思,冷蒹葭自然看在眼底。

    只是冷蒹葭怎么都没想到,刚走进电梯的时候,却是在门口撞见了修七七。

    “你们这是,准备一起走?”修七七迎面走到楚寒年的跟前,甚至,还看了一眼楚寒年怀里的孩子。

    “嗯,是准备一起吃饭的,我原本想叫上你的,但是,我们之间也不怎么联系。”冷蒹葭觉得,这个时候,她应该说话。

    “除了我和楚先生之外,还有楚天叔叔。”冷蒹葭就是暗示,并不是他们单独。

    “要谈事情啊?”修七七听出来。

    “嗯,是的,而且我觉得,你在也许不太好。”冷蒹葭直言。

    眼看冷蒹葭理直气壮,修七七倒不难受。

    既然楚天叔叔也在,也许,是在讨论孩子的抚养权问题。

    而她修七七,的确不适合在场。

    修七七狐疑的看了冷蒹葭一眼,这才看向楚寒年,“是这样吗?”

    “所以你现在都不相信我说的话了?那么你问他,也是没用,因为,你会不相信的,其实,你也不必这样,你自己也累。”冷蒹葭开口道,“我只是为了,和他,以及叔叔,一起谈一些事情,但是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所以我觉得,不邀请你,也是对的,其他的,就没别的意思。”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要识趣,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巧,原本我也想和寒年一起吃饭,现在怎么办呢?”修七七只是站在原地,不肯走,哪怕她知道,自己慢了一步,应该走,可她的脚步却好似黏在了原地一样,走动不得半步。

    “七七,你都看到了,我今天有事,不能陪你吃饭。”楚寒年声落,修七七笑的极为勉强,“那好吧,明天可以把时间空出来给我吗?我们已经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觉得这样下去,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让司机送你回去。”楚寒年却没答应她。

    修七七立马伸手按住了楚寒年的手腕,“寒年,你吃完的时候,跟我说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而且谈话的内容,也不方便被人听到。”

    “那到时候联系。”楚寒年先是一愣,随后,拿开了修七七的手指。

    “好,那我会等你的。”修七七强调。

    “我知道了。”楚寒年只是点头。

    上车后,楚寒年侧头看向冷蒹葭,“我怎么不知道,你邀请了我父亲。”

    “亏你还知道,自己还有父亲,叔叔一直都想跟你说一些事情,但你都拒绝了,我觉得你还挺狠心的啊。”冷蒹葭讽刺一笑。

    “你好像有点生气,怎么了,我惹你的?”楚寒年想来想去,“还是因为修七七?”

    “都不是,事实上,你真的想多了,我还没这么无聊要吃醋,只是觉得,刚才和修七七撞见,我的确脸上也不好看,我下次会提前通知你的,也免得,会耽误你的时间。”冷蒹葭平静的阐述。

    “但我听着怎么觉得你好像吃醋了。”楚寒年故意道。

    “真的没有。”冷蒹葭叹气,“算了,我也不想解释,反正,你一直都按照自己的心里去活的。”

    “为什么叫上我父亲。”楚寒年言归正传。

    “你就当,只是吃一顿饭。”冷蒹葭领着楚寒年走进一个餐厅的包间,果然,楚天已经坐在那里。

    看到楚寒年的时候,楚天无比意外。

    没想到,楚寒年会在除了公馆之外的地方,见他。

    楚天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楚寒年身侧的冷蒹葭。

    的确是因为冷蒹葭吧。

    所以楚寒年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不耐烦,反而,是很淡然,淡然的让人觉得,这仿佛不过是一顿简单的便饭。

    “之前我并不知道你在,所以,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楚寒年刚落下来,就让楚天不痛快。

    但楚天不计较,只是看向冷蒹葭,“让你费心思了。”

    “没什么,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冷蒹葭礼貌一笑,“其实我觉得,你们是父子,应该没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再说,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只是因为一些误会,这才不欢而散,楚寒年,接下来我要说的,也许你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说……”

    停顿数秒,冷蒹葭继续道,“楚天叔叔是你的父亲,这点,你必须承认!”

    “所以你是来让我认这个父亲的?”楚寒年只觉得好笑。

    这一刻,冷蒹葭决然的道,“事实上,不管你认不认,叔叔都是你的父亲!”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