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兽性总裁求负责安盛夏权耀 > 正文 第1746章 她的孩子,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觉得是怎么样的?”薄夜寒却是反问楚寒年。

    楚寒年当然答不上来,也只是脸色发白的看向薄夜寒,“我想知道,结果怎么样了?”

    “若不是知道,你和蒹葭之前合不来,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很担心呢。”薄夜寒不禁讽刺的道。

    “薄叔叔,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寒年了,他是真的很担心结果,不然,也不会一直留在这里,哪怕冷家的人也在这里,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所以,你赶紧说一下结果吧。”

    修七七也很是好奇那个结果。

    “单独跟我说。”冷夜提出要求,薄夜寒当然照办。

    至于楚寒年和修七七,也是被冷落的份。

    大概十分钟之后,楚寒年和修七七,坐在同一辆车回程。

    冷漠的端坐在车上,楚寒年只觉得心不在焉,怎么都不敢相信,刚才耳边所听到的那个消息。

    话音,是护士说的。

    “冷小姐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婴儿成型不良,所以没能保住孩子,庆幸的是,医院的血库资源充足,经过八个小时的抢救,冷小姐终于度过了危险期……”

    “可惜的是,孩子没能保住,不过我们真的尽力了,请节哀……”

    “目前冷小姐的身体太过虚弱,不方便任何人探视,希望各位先回去吧……”

    “这几天,冷小姐都要留院观察,但是三天之后,才能进行探视,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随时来医院咨询冷小姐的情况……”

    “楚先生,对不起,我们真的尽力了……”

    孩子,从开始的意外,到后来的惊喜,可最后,还是没能保住。

    “寒年,你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不要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修七七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得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按照刚才护士的话音,是冷蒹葭一直都在手术室中嘶吼着先保孩子,险些丧命。

    冷蒹葭已经尽力了。

    这对楚寒年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刺激。

    但那个孩子,到底还是没能安全的来到这个世界,甚至没能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就变成一滩血水。

    楚寒年还是不肯相信,孩子已经没有了。

    但是他却忘不掉,手术室打开的那个瞬间,其实他看到了地上的那摊血……

    那么多血,孩子怎么可能还能保得住?

    “我知道你心里难怪,但其实,我的心里也不比你好受,蒹葭是我一起长大的姐妹,我真的很希望能够看到那个孩子可以真正的出生,虽然我开始的时候,的确是犹豫过,但我不希望看到现在的场面,寒年,不是只有你难过,我也难过,冷家的人,也都难过,可是,难过了之后,人总要振作起来,毕竟冷家,大概是不会放过你和我,虽然,这件事,跟我们并没有关系。”

    修七七这番说辞,虽然不合适,但很有说服力。

    “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呢,我大概就是一个瘟神吧,任何跟我在一起的人,都会遭受不幸,你看,我妈是这样,冷蒹葭也是这样,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这样。”

    楚寒年的言辞,越发的平静。

    修七七却越发的不放心,“寒年,你现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平静,我知道你的心里很难过,如果你不舒服,可以直接大叫出来,甚至你可以哭出来,但是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这样你也会很难受的,寒年,我知道,你外表只是说话不饶人,但其实你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干净善良,你开始利用冷蒹葭,你的心里也不是好受,但却有必须那么去做……寒年,我真的很了解你,我也不信你是什么所谓的瘟神,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不会放弃你……任何时候,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我到家了,司机会送你回去。”楚寒年回到别墅,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找不到根基。

    “我也听说了,那个孩子还是没能保住,真够折腾的,你去医院之后,其实我也想去的,只是不想遇到哪些不想看到的人,所以我就没去,倒是让你一个人面对整个冷家,他们是不是都为难你了?我知道,薄夜寒也会为难你,当初,是我在国外,把你拉扯到,所以跟上一辈的人,都没什么来往,他们当然没一个会帮着你说话。”

    张慧芬坐在沙发上,气的脸色深红,“说来也真是的,你为什么非要留在医院,为什么不肯回家,反正,到时候医院也会通知你消息的。”

    “我毕竟是个男人,人是我带出去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当然要留在医院一起等结果。”楚寒年淡然的往楼梯走去。

    “寒年,我知道你心疼那个孩子,毕竟是你第一个孩子,从你知道那个孩子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无比开心的,可是,既然老天都觉得,那个孩子不应该留着,你也就应该看清楚事实,因为节哀了。”张慧芬看得出来,楚寒年此刻无比痛苦。

    “我知道,那个孩子原本就不应该出现,我从开始就不应该和冷蒹葭结婚,也许他们说的都对,我对一个女人下手,也真是可笑。”楚寒年无比自嘲的道。

    “寒年,别人不知道,但是我懂你,你是一个好孩子。”

    张慧芬若不是腿脚不利,恨不得立马拦下楚寒年的去路。

    ……

    终于一个人,站在黑暗的房间内,楚寒年只觉得,心被掏空了一样难受。

    他去往冷蒹葭生活过的房间,再平静的坐下来,犀利的黑眸,似乎在审视这里的一切。

    若不是突然要出门,也许,她肚子里的孩子,至少还能保住,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不合,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楚寒年侧头,却是默不作声的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再伸手横在鼻梁跟前。

    深深呼吸几下,头脑却是不断浮现冷蒹葭那张摸着肚皮,安静的脸。

    讽刺的牵扯下嘴角,楚寒年却是立马取出手机,直接打给了冷夜,“她的孩子,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