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兽性总裁求负责安盛夏权耀 > 正文 第1745章 她,怎么样了?
    “你们冷家一向来,不就是看我不顺眼么?”楚寒年好笑的抬眸,淡然的看向冷峥。

    “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是觉得无所谓,是吧,现在躺在里头的,虽然是你的前妻,但是,她肚子里的,却是你的孩子,你可以无视我的妹妹,但是你现在,就连那个孩子都容不得,是不是?”冷峥愤怒至极,眼眶也变得无比深红。

    “冷二少,这里是医院,我觉得你就算有脾气,也要稍微注意一点影响,不要败坏了冷家这么多年的家风,外人会觉得,你仗着自己是冷家的人,就在这里随便欺负我,我不过是一个刚回国的人,怎么都比不上你的嚣张跋扈,所以现在,你给我放手。”楚寒年到了这种时候,还能冷笑出来,着实刺激到冷峥。

    “楚寒年,我从前就觉得你可恨,但是我现在,更觉得你可怜,修七七的肚子里,是不会争气的,这点你要知道,也许,你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这就是老天给你的报应!”

    冷峥话音刚落,楚寒年却是疯了一样,反扑到了冷峥的身上,再恶狠狠的掐着冷峥的喉咙。

    “冷峥,把你刚才的话,给我收回去!”

    “哦,楚先生真是好有意思啊,敢做不敢当,如果不是你,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欺负我家老三,以及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原本可以很安全的,但是现在,却要在里头忍受着手术的风险……楚寒年,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冷峥的每一个字,都在刺激着楚寒年。

    楚寒年原本手中的力道,就是不轻,这下更是加重了几分,“冷峥,你闭嘴,你给我闭嘴!”

    “哈哈,现在看到你这样,我怎么觉得,有点痛快呢,你不是最喜欢报复别人了么,也许,最后得到教训的人却是你,就算你讨厌我们冷家,为什么专挑我家老三,她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肯定是眼瞎了才会看上你这么一个臭男人,你要知道,从小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就多的不行,但是可惜了,她从来都不会给别人机会,倒是你,都已经跟我妹妹结婚了,还非要闹幺蛾子,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对她?”

    冷峥哪怕被钳制住了,但丝毫都不怕,反而声嘶力竭,他和大哥,不知道有多宠爱这个妹妹,可是,全家人的宝贝,却被眼前这个男人欺负糟蹋,他心里简直气疯了!

    “因为她是冷家的人,这点你不是很清楚么?”楚寒年歪过脑袋,“冷二少,你是不是傻了,我从开始结婚就是假的,你居然以为我会好好的对她?”

    “那为什么,她怀孕了之后,你还是这副欺负她的样子,为什么?”冷峥不争气的落泪,这个坚强无比的男人,无疑是绷不住了。

    “因为她没有跟我在一起的资格……”楚寒年的这句话,让冷峥也陷入了狂娟。

    冷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便从楚寒年的手中挣脱,两人立马打的不可开交。

    “别打了,我求你们别动手,这里是医院……”修七七无疑是担心楚寒年会吃亏。

    到底,楚寒年只是一个人,而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若真的闹起来,无疑是楚寒年吃亏。

    冷夜,安盛夏,冷灏,都会帮着冷峥。

    修七七无比担心的看向楚寒年,每次楚寒年被打,却好似忘记了反抗那样,只是低头给自己擦了擦嘴角。

    “不要打了……”修七七猛地挡在了楚寒年的跟前,抬头,是冷峥愤怒的脸色,她深深的呼吸,这才继续开口,“冷二少,现在结果还没出来,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一下,我相信蒹葭不会出事的。”

    “你以为,你也能跑得掉?”冷峥冷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打算,你根本就不希望那个孩子生出来,也许,这件事跟你也有关系!”

    “怎么会呢,冷二少,我觉得你是想多了,蒹葭是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我刚才去问过薄叔叔,他也是这么说的,至于吃的食物,那是蒹葭自己买的,我们今天只是一起出门逛街,我和蒹葭的关系,还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修七七急忙给自己辩解,也是生怕被误会了。

    “我怎么都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心,七七,我知道你从前,和我家老三走的很近,但是,人都是有嫉妒心的,你和楚寒年在一起之后就彻底的变了,变得让人陌生,让人不认识,如果真的是你,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你肯定会得到报应的!”

    冷峥咬牙切齿的警告。

    “冷二少,你的警告,我已经接受到了……但是我希望你能消气,我能理解你,并不代表,我和寒年可以随便你们处置,从动手开始,寒年就没有还过手,你不要利用他的善良就随便打人!”修七七急忙搀扶起楚寒年。

    “我看他不敢还手,是因为心虚吧,从前楚寒年不是很嚣张么?到这种时候,确实知道收敛,估计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冷峥再次上前,一把拽住了楚寒年的衣领,“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这个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失去一切!”

    “好啊,我等着。”楚寒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是嘴角,却溢出红色的血丝。

    冷峥刚才下手,真的是专挑楚寒年的软弱。

    无疑的,楚寒年受了伤。

    可楚寒年却推开修七七,自己站在墙壁边上,不和任何人交流。

    哪怕修七七说了一些安慰他的话,他都权当没听见。

    修七七瞧见现在的楚寒年,除了心痛,还有不安。

    她几乎是一寸都不敢离开楚寒年,担心楚寒年会失去控制……

    十分钟后!

    薄夜寒抱着一堆文件,走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冷夜首先开口。

    “手术结束了……”

    薄夜寒的声音,像是棉花那样落地,轻飘飘的,没什么生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揪心了起来。

    楚寒年这才回过神,侧头,淡然的看向薄夜寒,“她,怎么样了?”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