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兽性总裁求负责安盛夏权耀 > 正文 第1546章 把你彻底的忘记
    却不等沈姜开口,司夜爵再次说,“妈,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大小事情,沈姜都是听我的,我一个人住在外面自由惯了,你就让我住在外面吧,这是我的决定,沈姜只能听着我的。”

    “可是,我还不知道沈姜的意思呢,万一人家想住回来?”司夫人不死心的道。

    “没办法,我们夫妻俩刚结婚,肯定不能分居吧,这样对孩子越好,所以她只能跟着我,住在外面了。”司夜爵轻笑着道。

    “好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如果你们觉得,住在外面能自由一点,那就随便,只是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总会觉得孤单。反正我也没几年活了,也随便你们是不是愿意回来看我两眼……”司夫人很是落寞的道。

    “阿姨,哪怕他们不回来,这不是还有我陪着你么,平常的时候,我也会多走动的。”冷默然淡然勾起嘴角。

    “既然你住在这里,那我妈,我就交给你了,如果她有任何的不舒服,你多关照一点。”司夜爵顺水推舟,冷默然倒是显得很被动。

    往右司夫人但凡有半点风吹草动,这都是冷默然的锅。

    冷默然的脸色,当即就起了变化。

    “怎么了,你不答应啊,你刚才不是还想着,帮我分担一点么?”司夜爵挑眉道,“爸走的太突然,家里现在的长辈,也就只剩下我妈,我也知道,你们之间有一点误会,但是,公司你也有一半的股份……所以很多恩怨,在你接受了那些股份的时候,就应该全部烟消云散了。”

    “你也许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冷默然讽刺的道。

    “嗯,我的确不知道,也觉得那个场面,估计很凄惨,但同时,你也不是目击证人,你完全是凭借了自己的想象……再说,你拿了那么多股份,有些事,总要承担的。”司夜爵这话,冷默然无法反驳。

    “沈姜,我们走。”

    让沈姜意外的是,他们当晚,甚至没留下用饭。

    “我们就这么走,真的好么,我看妈脸色不怎么好,难得你回家一次,就连饭都不吃,她的心里肯定不舒服吧……”

    上车后,沈姜叹气道,“不如,我们还是回去,把饭吃了再走吧。”

    “你知道什么啊,就知道劝我,我这不是担心,她会对你不好么,我这是在给她下下马威,让她以后都对你客气这点,这样我才会愿意回家……”司夜爵冷哼着解释。

    “哦,你就是为了我,所以才这么幼稚?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觉得妈能把我欺负到什么样子?再说了,如果妈对我不好,我有嘴巴,会直接说出来,甚至会跟你吵架,但总之,我还真的就不是一个好欺负的小媳妇,至于我们现在走,简直让冷默然和韩安心笑话。”沈姜无语的道,“我就算嫁给你,也不想当一个恶媳妇。”

    “哦你的意思是,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领情了是吧?”司夜爵按住眉心,头疼的说,“那么,你希望我现在怎么做?”

    “跟我一起下车,回去吃饭,吃了饭呢,我们再走,这样看着也体面一点。”沈姜耐心的劝道。

    “不过是一顿饭罢了,下次回家,也一样可以吃,你为什么这么纠结呢,我这次,一定不能留下吃饭,不然我妈会觉得,你很好欺负。”司夜爵摇头道。

    “如果非要把事情摊开了说,当时,妈的确是怀疑我和冷默然的关系,但同样的,你不也是这么想的么?爸当时走的这么突然,我又是最后那个,见过爸的人,我当时真的是百口莫辩,我如果早点知道,爸的身体已经是,撑不住了,我肯定会跟你说……所以,这件事,大家都有错,你有,我也有。”沈姜蹙眉道,“我觉得过去的事情,真的不应该抓着不放手。”

    “讲道理,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司夜爵冷哼道,“你却还不领情了。”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就跟一个幼稚的孩子一样?”沈姜轻笑道,“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不想破坏你和妈之间的关系,我真的没有委屈,哪怕有也是之前的事情了,不必要牵扯到现在,而且今天妈也有给见面礼,她做到这个分子上,我已经觉得很意外。”

    “她这是为了让我高兴。”司夜爵的心里很明白。

    “所以妈不欠你什么,下车吃饭吧。”沈姜已经果断的下车。

    司夜爵也只好跟着下车。

    他一把猛地按住了沈姜的手腕,“沈姜,你对我真好。”

    “我真有这么好?”沈姜意外的问。

    “当然,你其实知道怎么去包容我,只是,过去的我,对此视而不见罢了。”司夜爵很后悔,后悔曾经的自己,伤害了沈姜。

    “只要你现在,愿意弥补我就行了。”沈姜甜美一笑。

    “嗯,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可以给你抓回来。”

    ……

    “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你还没看出来么,司夜爵这次对沈姜,是认真的,想要牵手过一辈子这才是真正的爱,至于你们之前,不过是青涩时候的恋爱,不值一提的。”冷默然侧头,好笑的看向韩安心,“你不是已经死心了么,怎么又犯病了?我对你,还算好吧,你也愿意搁我在一起的,而不是我逼着你。”

    “我想保留的不是别的,而是过去的那点,短暂的回忆,难道就连我的头脑,你都想要控制住么?”韩安心讽刺的问。

    “事实上,那点事情只有你想记住,但是司夜爵,恐怕早就想忘记了,你就不觉得可笑么?”冷默然伸手捏着韩安心的下巴,“我劝你还是赶紧清醒一点吧,你觉得回忆很美好么,其实并不是,你只是为了逃避这才选择了回忆。”

    “冷默然,我说过,我会好好的跟你过……”韩安心只是觉得气恼罢了,为什么,她已经愿意放弃司夜爵,却就连曾经的那点过去,都要被沈姜给抹杀掉,人心是肉做的,怎么可能做到,完全没发生?

    “司夜爵已经把你彻底的忘记了……”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