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兽性总裁求负责安盛夏权耀 > 正文 第361章 哪怕错了,但我不想错过你
    就在安盛夏迷糊不解的时刻,男人猛然倾轧而下,“既然你睡不着,我们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

    “啊……!”

    下意识的惊呼,安盛夏刚要反驳,可所有的言语,都被男人包裹起来,反而成了挑逗。

    “安盛夏,你应该也很想我的身体吧?”男人很有自信。

    “你想多了,权少,毕竟每个人都有需求。”何况有些事,也不一定是女人吃亏,安盛夏开始的时候还知道挣扎,随后索性偶尔叫一叫,反正累的也不是她。

    “你声音小点,我听了会激动。”

    “……”安盛夏索性捂住嘴角,再也不肯发出声音。

    “好了,你还是叫吧,不过声音小一点,万一被人听见,你自己也会尴尬。”权耀此刻又觉得,还是喜欢听她叫出来。

    “你真是事多,怎么不去买个娃娃自己玩?”翻了翻白眼,安盛夏咬紧嘴角,很是不悦。

    男人却陡然轻笑出来,再一把按住女人纤细到不盈一握的腰肢,“安盛夏,别忘记我……“

    幽暗的书房内。

    “回国的时候,也不跟我说,要不是我派人去打听,都以为你丢了。”男人保养的极好。

    “爸,你和他都在国内,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啊?”宫佳人不满的嘟嘴,“何况我已经好久没联系他,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我怕,他万一被那个狐狸精勾走了!”

    “你现在还小!”男人不悦的按住眉心,“你不过是见识的男人太少,才会觉得他好,其实,他也不过是我的一个棋子,他的野心,是你无法制服的。”

    “其实我见过安盛夏,我觉得那个女人,也不怎么样啊!”宫佳人翻了翻白眼,“再说了爸,你不是一直都拿他当继承人吗?他就是我的未婚夫,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一个女人太主动就会掉价,你应该等他出国接你回来,而不是你自己眼巴巴的回来,佳人,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知道,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男人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波澜。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如果你真的为了我好,就不会离婚。”宫佳人一下子掐住男人的软肋,再接再厉的到,“爸,不管他要什么,你都要给他,因为我想得到他!”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一见钟情。

    宫佳人更信,日久生情。

    “佳人,等哪一天你能控制住你的感情,我才能放心把你交给他。”否则受伤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爸,我不在乎,我要的就是陪在他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宫佳人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当安盛夏再次见到沈姜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两年的时间,就让沈姜变得如此憔悴。

    咖啡厅内,安盛夏静静的看向沈姜。

    一开始的时候,沈姜也不想表现自己的脆弱,可她找不到人排解心底的委屈。

    有些话要是一直都不说,憋在心里对身体也不好,沈姜深呼吸着,小口喝着咖啡。

    安盛夏始终望着沈姜,就等她先开口。

    “千万不要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我已经够倒霉的了。”

    放下手边优雅的咖啡杯,沈姜无奈的摇头,继续道,“起初吧,我就以为,感情就是你和权少那般,哪怕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在一起,也能产生感情。”

    却又讽刺一笑,沈姜自嘲的道,“但是我也许错了,我和他注定是没办法在一起,他不能给我安全感,我每天都查岗,让他终于烦了,他说要是不离婚的话,就再也不会回家。”

    “你也许是把他看得太紧。”安盛夏提醒道,“其实,司夜爵这个人,还是蛮可靠的,起码不会勾搭外面的女人。”

    “但是我听说他最近跟一个女学生走的很近,你知道吗,其实人有时候最怕的不是犯错,而是,精神出轨。”

    眼底淬满失落,沈姜可笑的道,“其实我见过那个女孩子,长得真是嫩的能掐出水来,年轻就是好啊,而且比我有女人味,也比我年轻,不怎么说看,都比我优秀。”

    “沈姜,我希望你能自信一点,你身上也有很多优点,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当初他愿意跟你结婚,也不是半点都不心动吧,只是结婚之后,难免就是柴米油盐,失去了恋爱时期的浪漫。”

    本着劝和不劝分的态度,安盛夏一伸手,握紧了沈姜,再接再厉的劝道,“其实你要现在分开也好,最起码,让两个人都冷静一下。”

    “他说非要离婚不可,而且非要逼着我离,给我撂下不少难听的话,我不懂为什么男人绝情的时候会这么可怕。”

    当一个男人非要提离婚的时候,多半是必须离了。

    女人也不过是嘴巴上说着过瘾,亦或者要求男人的在乎。

    可男人是理智的,提出离婚,就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沈姜抬起那失去光彩的眼角,“我几乎没办法拒绝,他要是一直不肯回家,最后先疯的那个人肯定是我。”

    “你现在不还是舍不得吗?”否则,沈姜早就离婚走人了,安盛夏能理解沈姜此刻的心情。

    “如果你还喜欢他,愿意等他,不如,先分开一阵子试一试。”安盛夏耐心的劝,“其实谈恋爱,和结婚真的是不一样的,也许之后他就会发现,其实,外面的女人和你相比,还是你更好。”

    “可是我有感情洁癖。”说罢,眼泪已经顺着眼角而落,沈姜哭哭啼啼的,哪怕再坚强的女人,碰到感情,也会束手无策。

    “如果你是我,恐怕早就哭瞎了眼,你听我一句,司夜爵他没有过去,他现在就是一张白纸,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只要你足够优秀,就能成为他的唯一,现在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多。”

    安盛夏浅浅的勾起嘴角,权耀和司夜爵相比,则是有城府的多啊!

    让她始终都看不透。

    而他,重新选择权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权耀,哪怕我错了,但我不想错过你。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