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洛云晗厉爵修 > 正文 第90章 是你
    “这,我女儿不会也是……”慕容易眼看就要哭了,甚是难过。

    “阿修,这也不代表就是云晗的血啊,也许不是她呢……”秦沐看着地上的血,又看了看厉爵修,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如果洛云晗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他真的难辞其咎。

    虽然外人不知道洛云晗在厉爵修心中的地位,可是他却是清楚的。

    厉爵修紧紧握着手,看着地上的血迹,脸色阴沉的十分难看。

    “通知警方,然后派人找到秦明,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态度很成功的惹怒了我。”厉爵修若是把洛云晗怎么样了,就算是杀他一万次也不会解火。

    秦沐看到厉爵修,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作为他的最好的朋友,厉爵修很少会把自己的情绪展现在其他人面前,如今这样,怕是真的……

    洛云晗是被痛醒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些稻草上,周围都是灰黑色的水泥墙壁,只有一个铁门和两个很高的小窗户。要不是有窗户,真的是怕黑的看不见。

    洛云晗看着旁边,慕容雪正双手抱腿在哪里哽咽,礼服上早已经是脏脏的。洛云晗坐起身,头痛的厉害,火辣辣的疼。头上的血虽然没有流了,可是她的头发却被血黏在了一起,洛云晗挨一下都觉得痛。

    洛云晗靠在墙壁上,虽然醒了,但脑袋还是昏沉的厉害。洛云晗真的想哭,自己不会死在这里吧。

    “别哭了,我被打了一瓶子,流了那么多血都没哭,你有啥好哭的。”洛云晗看着慕容雪,她当时晕了,并不知道慕容雪是怎么被秦明抓过来的。

    慕容雪看着洛云晗,脸上挂着泪痕,妆也全都被哭花了。

    “都怪你,要不是你偷听别人打电话,我怎么会被你牵连?”慕容雪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说道。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秦明发现!”洛云晗一脸的不服,她还没有怪她,结果她恶人先告状了。

    “就是你的错。”慕容雪擦着眼泪,不讲道理的说道。

    “你自己不跑,傻站在那里看啥呢?”洛云晗又说道。

    “我看到你被打了,流血了,我当时就蒙了。”从小到大都没有见到这种残忍的画面,她脚都软了。

    “那你不会叫吗?”洛云晗看着,早知道她就叫救命了,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我都说了我蒙了!”慕容雪说道。

    好吧。

    “那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洛云晗不明白,秦明怎么带着她们两个,再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离开宴会的。

    “他用刀架着我的脖子,逼我带着他从后门出去。那里有他的同伴,坐上车的没一会,他们把我所有东西都丢进垃圾桶,然后就给我喝了迷药我就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这里了。”慕容雪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今天明明是我的生日,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种事啊。我从小锦衣玉食,被我爸爸宠在掌心里,如今被人绑架,待在这么破的地方……我哪里又受过这种苦啊,都是你的错。”

    洛云晗看着慕容雪又哭了起来,顿时自己好像也被感染的似的,鼻子酸酸的。

    “你说,我们还出不出得去,会不会死在这里?”洛云晗擦了擦眼泪,或许是太害怕,也或许是头太痛,身体太难受。

    慕容雪看着洛云晗,就是呸了几声:“你少乌鸦嘴,我爸爸一定会来救我的。”

    洛云晗没有说话,看着外面灰暗的天空,有了一点点的鱼肚白。也不知道厉爵修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也不知道他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为她而着急?

    洛云晗靠在墙壁上,看着外面看着看着就又睡了过去,只有在梦中,才能缓解一下她的疼痛。而慕容雪哭着哭着也睡了过去,或许是太累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门打开的声音吵醒的。秦沐走进来,还拿着一个两个馒头。

    “秦明,你要是在不放了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慕容雪恶狠狠的看着秦明,“你不是想要我爸爸支持你当上秦家的总裁之位吗,你如果放了我,也许我还可以为你求情,帮帮你的忙。”

    秦明蹲下在慕容雪身边,抬起她的下巴,随后就是一阵嘲笑:“你是不是忘记你自己现在的身份了?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你现在顶多就算是我的一个阶下囚。”

    “还为我求情,你当我三岁小孩,那么好骗。你那一副高傲的样子,我可是看不惯很久了。”秦明说完就朝着慕容雪扇了一巴掌,“下次你若是还真的嚣张,我可不介意再教教你你自己的身份。”

    慕容雪咬着唇,捂着脸,擦着泪,好不狼狈的样子。

    “打女人有意思吗?”洛云晗看着秦明,她不是出风头,她只是瞧不起秦明这样的男人。

    秦明看着洛云晗,随后又看到洛云晗,看到洛云晗有血的头,啧啧啧的砸了咂嘴,“你说以后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不都是拜你所赐,你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洛云晗看着秦明,亏她昨天还对他有些许的好感,看来是她想多了。

    “我也不想的,可是谁让你听到了不该听到的。”秦明摸了摸洛云晗的脸,“原来想着,依靠慕容家的势力,可是你出现了,于是我想着把你弄到手,依靠厉家的势力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可是你偷听我说话,我只能割爱了。”

    “人渣!”洛云晗骂到。

    秦明没有说话,反倒是笑了。

    洛云晗看着秦明脸,皱了皱眉,头不免又痛了起来,闭着眼睛,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幕幕的画面,然后惊恐看着秦明。

    “是你撞死了李叔,然后在抛尸的吧!”洛云晗终于想起来了那一幕,可是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忘记,现在又怎么记起来?

    难道她的头被打了的缘故?可是为什么会忘记?

    秦明的眼睛突然犀利起来,看着洛云晗,认真的说道:“你果然看到了!一开始你装傻充愣,我还对你不敢确定,如今你总算是自己承认了。”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