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生存竞技场 > 正文 第34章 猴子叫
    楚歌很蛋疼,怎么刚落地就出现在床底下?

    他不敢轻易出去,万一被人发现,势必惊动校园。

    他不可能因此杀人灭口,他还没到那么丧心病狂的地步。

    “对了,杀敌榜在哪儿看?”

    楚歌好奇想到,这个念头一出,他眼前就浮现一光幕,正是本次疯狂猎杀的杀敌榜。

    目前为止,只是记录了生存者的名单,再无杀敌排名。

    不可能刚落地就有人杀敌。

    生存竞技场肯定把九十九位生存者分散到不同的地方。

    楚歌落在床底下,其他生存者会怎样?

    厕所里?

    天台上?

    澡堂?

    楚歌陷入遐想中,透过床单的缝隙看去,现在应该还是清晨,地上有阳光洒落,但不是很亮。

    楚歌现在的身躯已经不小,卡在床底下很不舒服。

    很快,他感觉到床上的人在翻身,压得他的背脊硌得慌。

    “起床了。”

    一道娇弱的声音响起,是一名女生,听声音还未完全清醒。

    话音落下后,这间宿舍就陷入沉寂中。

    楚歌无语,一群懒妹。

    大概过去十分钟,才有窸窸窣窣的起床声。

    “小月,你最近又大了嘛。”

    “去你的,你也不小。”

    “你们别秀了好吗,快点洗漱,就快赶不上早自习了。”

    “上大学了还有早自习,这鬼学校够可以的。”

    “你这么急,是想见你的情郎吗?”

    楚歌听着这些女生的嬉闹声,他不敢动弹,甚至不敢大声喘息。

    要知道,猛兽的呼吸声大多时候听起来像在喘。

    足足过去半个小时,这群懒妹才离开宿舍。

    房门关闭后,楚歌长出一口气。

    他小心翼翼的爬出去。

    这间宿舍与大多数大学宿舍一样,分为上下床,有六张床,每一张床都很凌乱,上面还丢放着女生的衣物。

    楚歌嗅到一股汗臭味,不由恶寒。

    他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阳台前有一水盆,里面堆积着十几只袜子,正有水泡着,水都变成深色。

    “谁要是娶了她们,以后就要倒霉了。”

    楚歌摇头笑道,随后,他来到阳台前,强忍着恶臭,踮起脚站立,前爪落在石台上,想看看外面的环境。

    这五天里,他每天都在网上看宣江大学的地图与照片,可他终究没有真正亲眼见过宣江大学的校园,所以需要先观察一番。

    早晨的校园道路上人满为患,犹如河流涌动。

    楚歌忽然瞥见对面宿舍楼顶端也趴着一只动物。

    一条黑毛野狗,姿势与他一样,也同样发现他。

    四目遥遥相对,黑毛野狗吓得一哆嗦,连忙缩头。

    楚歌看得好笑,他迅速扫了一圈就缩回头去,以免被人发现。

    等上课时间到来,他就得离开。

    晚上时,宿舍楼大门会被锁的,到时候再离开就难了。

    “生存者黑瞎子成功猎杀一名敌人,由于是本次疯狂猎杀的首杀,他将获得双倍生存积分。”

    冷漠女声忽然在楚歌的耳畔响起,听得他愣住。

    这么快?

    不止是他,躲在各处的生存者都被吓到。

    在预备战场里,黑瞎子就成为公认的最危险角色,没想到才开局不久就杀敌。

    “生存者黑瞎子成功猎杀一名敌人。”

    冷漠女声再次响起,代表着双杀!

    打啵抠!

    楚歌眼皮一跳,这说明什么?

    说明黑瞎子以一敌二,接连杀敌。

    “这家伙果然会是我最大的对手。”

    楚歌眼神闪烁,他开始思索自己面对黑瞎子的胜算有多少。

    比体型,他肯定不如黑瞎子。

    比力量,他也不敢有绝对信心。

    比速度,他倒是不虚火。

    他不信黑瞎子也增强了速度方面的生存能力。

    黑瞎子能长那么大,经历过的生存竞技肯定比他多。

    楚歌一边思索,一边用爪子扭开锁钮,这个动作对于现在的他绝对是高难度,需要两个爪子一起。

    试了好几次,他才成功。

    走出房门后,楚歌嗅了嗅气味,人的味道实在是太浓密,让他无法确定周围到底有没有人,而那些人又在哪儿。

    他刚走进步,就看到前面的房门忽然打开。

    他下意识想要躲藏,结果看到一只青年东非狒狒走出来。

    这只东非狒狒站立超过半米,浑身毛发由黄、棕、黑三色交错,脸部细长,尤其是鼻子与嘴,眼睛则很小,呈深褐色。

    东非狒狒回头看到楚歌,顿时懵逼。

    廊道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楚歌的眼神逐渐变得凶狠,东非狒狒缓缓咧嘴,看似在笑,实则心里慌张极了。

    “狮子……擦,这运气……”

    东非狒狒想哭,狒狒的战斗力很强,甚至可以说凶悍,可面对狮子,他吓得双腿打颤。

    他尬笑道:“大佬,早上好。”

    楚歌直接扑向他,吓得他惨叫一声,转身就逃。

    “嘎嘎嘎——”

    东非狒狒的叫声在宿舍楼里回荡。

    一楼正在看手机视频的大妈忽然抬头,她皱眉喃喃道:“猴子的声音?”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转头,东非狒狒的叫声再次响起。

    她只得拿起手机,起身走向楼梯。

    与此同时。

    东非狒狒被楚歌扑倒。

    楚歌的爆发速度实在是太快,东非狒狒刚跑出去几步路就被他扑倒在地。

    “大哥……我错了!大哥!饶命啊!”

    东非狒狒带着哭腔求饶,他的双手被狮爪按着,动弹不得。

    这个姿势,很像地板壁咚。

    楚歌俯视着他,眼神冰冷。

    刚才的叫声说不定已经被人听到,这可就麻烦了。

    “大佬……我叫你爷爷可以吗?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帮你!我当你的走狗!”

    东非狒狒拼命求饶,楚歌猛地低头,咬住他的喉咙。

    这下子疼得东非狒狒拼命惨叫,声音极具穿透力,就连这座宿舍楼外的人都能听见。

    那些躲在宿舍里的女学生与外面路过的学生都议论起来。

    “猴子的叫声?”

    “不像,好像是狒狒。”

    “哈哈哈,难道有女生在宿舍楼里养猴子吗?”

    “这么牛吗?”

    “真想上去看看。”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好笑,那位宿舍大妈则加快脚步。

    竟然有人敢在宿舍楼里养猴子!

    简直无法无天!

    宿舍大妈一脸愤怒,一边走,一边抡起袖子。

    另一边。

    楚歌用力咬东非狒狒的脖子,却发现很难咬破他的皮肉。

    “咦?哈哈哈,你咬不死我!哈哈哈!”

    东非狒狒愣了愣,欣喜若狂的大笑起来。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