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狂野工仔 > 正文 第2303章 揍人
    夏建鼓着勇气按下了门铃,随着叮咚声,房门微微打开了一缝隙,从里面传来欧阳红熟悉的声音。

    “请问找谁?”欧阳红的声音显得有点疲惫不堪。

    听着让夏建心里有点难受,往日精神抖擞,曾在众人面前威风凛凛的欧阳红,没想到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夏建上前一步,猛的把房门推开了一点。站在门口的欧阳红头发凌乱,俊秀的脸上,尽显疲惫神态。

    “怎么?不想让我进去坐坐?”夏建一看欧阳红这个样子,一边说,一边朝房门里面挤了进去。

    这个时候的欧阳红才回过神来,她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是谁告诉你我住在这儿的?”

    夏建没有吭声,他把手里提的水果放在了餐桌上,然后朝房间里看了看。这里一套两室两厅的房间。房子的设计和装修不错,但室内看起来好久没有收拾,显得凌乱不堪。

    “家里有点乱,你先坐下来,我去换套衣服。你说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吓到你”回过神来的欧阳红发现自己有点邋遢,于是赶紧跑进了卧室。

    夏建愣了一下,他便开始替欧阳红收拾起了房间。分类,放整齐,归纳到位。其实也没有什么,只用了几分钟的样子。这客厅里就变了大样。

    夏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找到洗手间,拿出拖把,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拖了一遍。还有抹布擦去了电视机上的灰尘,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看到焕然一新的客厅,夏建心里也有了一各成就感。就是照顾别人的哪种成就感。

    欧阳红在房间里换了一套衣服,还画了个淡妆,这才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当好看到客厅里大变样时,她都有点不相信的问道:“这是你收拾的?”

    “不是我你还看到其他人了吗?”夏建有点得意的呵呵笑道。

    欧阳红略显尴尬的走了过来,她轻轻的坐在了夏建的身旁。夏建两眼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欧阳红说:“这就对了,打扮一下还是挺漂亮的吗?你看你刚才的样子,真的无法让人直视”

    夏建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对欧阳红说道。欧阳红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一低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弄得人没有了斗志。再加上这段时间在家里休息,所以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多大的一点事啊!不就离了个婚,还在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吗?这有什么呢?离婚了咱们可以再找,工作上出了问题咱们可再以再改啊!又不是世界末日,你有必有这样吗?”夏建用调侃的口气对欧阳红说道。

    欧阳红本想给夏建大哭一场,吐诉一下心里的不快,没想到夏建竟这样对她说话。一时间,她根本就伤心不起来。

    夏建一看欧阳红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他忽然失声问道:“你儿子呢?他不会是在睡觉吧?”

    “今天早上,我父母把他带到平阳市去了”欧阳红说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看来欧阳红的父母并不是不管欧阳红。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叔叔和阿姨的身体还行,帮你带带孩子,你就会轻松一点”

    “我的事让父母伤透了心,他们生气而去,我也为他们不会再管我了,没想到在我…”欧阳红说到这里,有点哽咽了。

    夏建呵呵一笑说:“别难过了,谁都会不管你,叔叔和阿姨是不会的。振作起来吧!让别人对你另眼相看”

    “哎!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还有我的这些杂事,你怎么一清二楚?”欧阳红微微一笑,有点不解的问道。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我在平都市碰到了白小茹,是她告诉我一切的。要不我还真不知道你出了这么多的事。

    “啊!是小白啊?她还真是个热心肠的人。想当初她刚到平都市时,由于监督报道太厉害,我都有点不太喜欢这人,没想到她还真是对事不对人”欧阳红有点惊讶的说道。

    夏建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客厅里的光线有点暗淡。可欧阳红和夏建两人都没有人去开灯,只是轻声的叙说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忽然欧阳红问了一句夏建:“你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和秦小敏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吗?怎么又忽然结束了呢?”

    “嗨!不说这个。总之一句话,我和她之间的爱情基础不牢固,经不起任何的风吹浪打,可以说是非常的脆弱,分开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夏建说着这话,脸上难掩失落的神色。

    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他夏建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说的不客气一点,他可是被人家秦小敏退的婚,用流行一点的话语说是被人家给甩了。

    欧阳红呵呵一笑说:“结束就结束了,反正你夏建唯一不缺的就是女人。想要结婚,那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哎!现在又和哪一位在一起?”欧阳红说这话时,带着一种调侃夏建的表情。

    “你认识的,就是西坪村的马艳,我们已经口头订婚,准备五一前后结婚”夏建轻描淡写的把这事告诉了欧阳红。

    欧阳红叹了一口气说:“你现在又开始喜欢年轻的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马艳比你可小好几岁”

    夏建点了点头,刚要说话时。忽然传来了咚咚咚咚的敲门声,而且敲的还比较急。把坐在客厅里的夏建和欧阳红吓了一跳。

    “这谁啊?敲个门都这么的猛烈”夏建站了起来,正准备去开门。

    没想到欧阳红眉头一皱说:“还是我来吧!应该是来找我的”欧阳红说着便赶紧的起身。

    她走到门口,朝外大声的喝问道:“谁啊?”可是门外没有回音。欧阳红还爬在猫眼上朝外看了看。可能是天黑下来的原因,外面根本就看不清。

    “这谁啊?敲门又不吭声”欧阳红说着,便一把打开了房门。

    她刚要把身子探出去时,忽然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从门外面挤了进来。

    欧阳红一看到此人,不由得大怒。她大声喝问道:“陈小虎!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不要你欢迎我,我只是过来看看我儿子”陈小虎说着便往里面冲。可当他看到站到客厅里的夏建时,这人不由得一惊。

    “呵呵!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原来房间里藏了人,难怪不让我进来”陈小虎说着,竟然一步步的朝着夏建逼了过来。

    欧阳红一步抢到了陈小虎的身前,她冷冷的说道:“我们之间离了婚,我和谁在一起,你无权过问。小宝被我父母带到平都市去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带走了好啊!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随便乱来了”陈小虎说着,猛的一抬手,把欧阳红推着躺在了沙发上。

    夏建心中的哪团火上来了,他冷声说道:“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来”

    “他妈的有种,我说欧阳红为什么非要跟我离婚,原来你才是第三者。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一下,破坏别人婚姻的下场”陈小虎大吼着,忽然之间抬脚朝着夏建的肚子踩了过来。

    这家伙看人长的人五人六,没想到还是个奸诈小人,他竟然偷袭夏建。好在夏建早有准备,这要是换了别人,肯定会叫大亏。

    只见夏建身子一侧,等陈小虎的这一脚踩过来时,他右手一搂,然后一个转身,只听啪的一声,陈小虎高大的身子被硬生生的放倒在了地板上。

    这一下摔的不轻,陈小虎在地板上躺了足足一两分钟才爬了起来。可家伙还不死心,顺手操起茶几上的水杯子,便朝夏建砸了过来。被激怒了的夏建双拳左右击出。

    陈小虎别说是出击了,就连招架也跟不上。不这么三两下,陈小虎已被夏建揍了个皮青脸肿。

    一看讨不到任何的便宜,陈小虎这才一扭身朝门外跑去,他跑到楼梯口时忽然回头说了一句:“有种别跑!”

    欧阳红关上了房门,还没有开灯的意思。还好外面的灯光从阳台射了出来,客厅里显得并不黑。

    “不好意思,客厅的灯坏了,我还没有叫人来修。要不咱们出去吃个饭吧!光顾着说话了,把吃饭的事情给忘记了。不过今晚必须是我请客,因为你刚和为我出了一口恶气”

    欧阳红说着,呵呵一笑。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你要不要再加件外套,晚上外面会冷”

    欧阳红犹豫了一下,便回房去拿衣服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夏建以为是陈小虎又来找麻烦了,于是他猛的一把拉开了房门。

    没想到门外站着两个穿警服的男子,在我两人身后跟的正是陈小虎。

    “警察同志!就是他破坏了我们的婚姻,刚才由于我坏了他们的好事,我就被他打成了这样”陈小虎恶人先告状,

    这时,欧阳红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已从卧室里冲了出来,她大声的吼道:“陈小虎!你睁眼说瞎话,就不怕遭遇报应吗?”

    “我说瞎话?你们连灯都不开,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能干什么?这就是证据,到现在房间里都没有开灯”陈小虎大声的咆哮道。

    欧阳红冷笑一声,刚要说话时。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