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狂野工仔 > 正文 第2269章 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吃过午饭,夏建本来是安排了下午的酒局,可是陈小兰和陈海平执意要走,说是家里还有客人要来。

    夏建一直把这两个人送到了村口,看得出,他在东山含辛茹苦的工作了那么久,为了几个村子的脱贫,他可以说是用尽了心思,没想到能跑来看望他的人却只有这两个人。

    欣慰中带着一丝丝的失落。马春桃也是跟着出来送陈小兰走的,可她出来了,也就不想再回夏建家里了。

    她笑着说:“亲爱夏总同志!加把劲,我们都等着喝你喜酒”

    “这个恐怕你等不住,我就算是结婚,也不准备大摆宴席,我们会出去逛上两天回来完事”夏建哈哈大笑着说道。

    马春桃指着夏建的鼻子说:“真没有想到,你这人吝啬到了这种地步。不光是对钱,对什么吝啬”马春桃话里有话,别人听不出来,夏建自然能听的明白。

    他呵呵一笑说:“好了!你也该回去了,我还是开车送你吧!一脚油门的事”夏建说着,伸手掏出了车钥匙。夏建的吉普车就停在村口。

    “好吧!你们几个回去吧!我是该回去了”马春桃呵呵一笑,还真朝夏建的吉普车走去。

    马艳笑了笑,朝马春桃挥了挥手,她赶紧的朝家里跑去。你说大过年的,她一个大姑娘家的,年三十晚上不在家也就罢了,大年初一也不着家,这对父母来说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夏建启动了车子,慢慢的朝张杨村开去。从西坪村到张杨村,走路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如果开车也就几分钟的事。

    “张杨村发展的不错,可是别一心只为了事业,家里也得照看着”夏建知道马春桃和她的老公一直不和,所以他才这样对马春桃说。

    马春艳呵呵一笑说:“我有什么狗屁事业?要不是你当初非要赶鸭子上架,我现在也落得一身轻闲。不错,村里人都富了,可是一想起我的哪个家,除了孩子让人有点牵挂以外,我…”马春桃说着,欲言又止。

    眼看车子就要到张杨村的村口了,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人生一世,并不是什么事都能十全十美,你还是珍惜吧!”

    “你真的要和马艳结婚吗?”临下车前,马春桃有点关心的问道。

    夏建想了一下说:“我真的还没有想好,所以我给不了你答案”

    “马艳在我们这群人中,确实不错,配你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我总觉得,马艳和你结婚,总缺少点什么,可是一时又说不上来。或许是你以前身边的女孩都太出色了吧!”马春桃说着,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夏建呵呵一笑说:“我的这事你就别操心了”

    “也是!我也劝你一句,差不多就得了,太完美是不可能的事”马春桃说完,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看着马春桃远去的背影,夏建坐在车上久久未动。她说的不错,马艳配他真的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他也觉得自己和马艳结婚有点不甘心,至于不甘心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回到家里时,村里来了几个走亲戚的,父母正在陪着他们说话喝茶。夏建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屁股还没有挨到床上,便听到有人大声的喊道:“夏总在家吗?我来给你拜年了!”

    夏建赶紧两步迎了出去,不过他很快便傻了眼。因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王有财和姚春妮两个人。

    王有财手里提着个大礼包,而一身正装的姚春妮紧紧的抱着王有财的胳膊,显得既害羞,又有点拘束。

    “怎么着?来给你家拜年,你还不欢迎?”王有财哈哈大笑着问道。他一脸的无辜,好像昨晚并没有任何的事情。

    回过神来的夏建呵呵一笑说:“怎么会呢?俗话说的好,有理不打上门客,更何况今天是大年初一”

    王有财的忽然到来,还真是让夏建颇感意外。要知道,在他们西坪村,人人都知道,他们老夏家和老王家,是多年的不合,应该是有仇。至于有多大的仇恨,时间久了,夏建并感觉不到了。

    当夏建把王有财和姚春妮带进上房时,夏泽成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孙月娟虽说也是惊讶的半天了没有说出话来。但她的反应比起夏泽成来说,还是快了不少。

    “哟!王有财来了。这是你媳妇吧!我好看的姑娘”回过神来的孙月娟说着话,便把所有的目光全移到了姚春妮的身上。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不愿看见的人,她装做看不到就是。

    夏泽成:“哦!”了一声说:“赶快坐吧!夏建给他们沏茶”这要是换了别人来,夏泽成根本不用这样说,他早跑着去沏茶了。

    王有财是个脸皮特厚的人,他来之前应该早就想好了,所以他并不在乎夏泽成夫妻的态度。屁股一扭,便非常大方的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村里来的几个亲戚,一看王有财来了,他们便起身告辞。夏泽成夫妻假装送亲戚,便跟着躲了出去。这样也好,省得大家坐在一起尴尬。

    夏建把瓜子和果盘放在了姚春妮的面前,劝她说点水果。既然老爸都发了话,夏建只好又给王有财和姚春妮沏了两杯茶端了过来。

    “你坐吧!咱们两家多年了没有走动,我忽然出现,肯定会让你的家人感到不爽。但是我相明白了一个问题,冤家易解不易结,就算是你今天把我赶出去,我也做好了准备”王有财一本正经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便在王有财的对面坐了下来,他笑着说:“也没有我想把你赶出去的那种仇恨。过去的就不提了,往前面看吧!记得有一年,我还在你家喝过酒”

    “你是个汉子夏建,我王有财自愧不如。这次小诊所开业,是你逼着胡慧茹带着她的人出来捧场。要不是你肯出面,胡慧茹她是不会来的”王有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有点气荡回肠的说道。

    夏建暗自一笑,看来这个王有财并不傻。但还是谦虚的笑了笑说:“没有了的事,人家是给你面子”

    “这个我心里清楚。不管我们俩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以前在村里如何斗,那算是我们村子里的事,可是一走出西坪村,我们应该联手,不能让外人看笑话”王有财说这话时,一脸的认真,看得出来他这是肺腑之言。

    王有财在夏建呆了最少也有两个小时,直到家里人打电话,他才带着姚春妮离开。他一走,夏泽成和孙月娟才从外面回来。

    一进门,夏泽成便没好气的问道:“他怎么来了?要不是大过年的惹别人笑话,我把他赶出去”

    “爸!你看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脾气还不改一改?他是咱们村里人,又不是敌人,来走动一下也属于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夏建赶紧把夏泽成拉着坐在了沙发上。

    孙月娟伸手拎住了夏建的耳朵,她呵呵笑着说道:“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离谱,所做的事情我们根本就看不懂。你和王有财之间肯定有事,村里人还说,王有财小诊所开业,你还是上座,有这事吗?”

    “哎呀妈呀!你先放手我再说”夏建嬉笑着,把孙月娟的手从他的耳朵上移了开来。

    孙月娟长出了一口气说:“你说的没有错,冤家易解不易结,但一想起王德贵做村长时对咱们家的不公平对待,还有这小子当时在村里给你使的坏,我的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是不知道,王有财今天一来咱家,村里人都炸了窝,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议论。有些人问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夏建一听,赶紧在老娘的肩膀上轻轻的捏了两下说:“妈!你不要管别人说什么,这事过两天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再说了,是他王有财来咱家拜年,又不是咱们上赶着去他们家”

    “你这么说我同意,我只不是明白,你们之间怎么就忽然开始来往,这事是不是有点蹊跷”夏泽成一脸的疑问,看来夏建今天不把这事说清楚,这一关还真过不去。

    夏建想了一下,便有点委婉的说出了他给王有财捧场的事。因为当时,王有财去请吕委丽时,吕秀丽看不起王有财的样子,激起了夏建的不满。不管怎么样,王有财可是西坪村人。

    夏建这么一说,夏泽成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他呵呵笑着说道:“我儿子是个做大事的人。好狗护一庄,更何况我们是一个村子的人。原来是这事,看来这小子也省悟了”

    “还是防着他点吧!这个王有财从小就花花肠子多。反正是涉及利益的事,他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听村里人说,他光老婆就换了好几个”孙月娟提醒着夏建。她生怕自己的儿子被王有财伤到。

    夏泽成听老伴这么说,立马便反驳道:“什么光老婆就好几个?真正结了婚的不就一个吗?哪个确实是离了。不过前两天听王德贵吹牛皮,说过完年王有财就和这个结婚”

    “这个女的不错,人长的配王有财绰绰有余。关键是人勤快,对王德贵老两口特别好。这可是村里人都这样说的”孙月娟说着,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她可能是又想到夏建的终身大事了。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