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狂野工仔 > 正文 第2102章 任性的女儿
    夏建故意求了杜三牛好半天,可是这人你越求他,他越是趾高气扬。气得边上的黑娃都想揍他。

    夏建觉得戏份差不多了,这才带着黑娃离开了杜三牛的房间。他们再次回到一楼时,肖晓竟然和罗一拼起了酒来。

    这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她们的脸比变天都快,夏建离开这个房间时,这两个人还非常的拱让,没想到一转脸,两人竟然为了一杯酒在哪儿争得面红耳赤。

    “嗨嗨嗨!你们两怎么还斗起酒来了?”夏建两步走了过去,把酒瓶从罗一的手里压了下来。

    罗一一把抓住夏建的胳膊,略带醉意的说道:“夏建!你来凭凭理,你们北方人喝酒,为什么还要猜拳?我们一个一个喝不行吗?”

    “哎!夏建!你这南方朋友喝酒不会猜拳啊!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肖晓从另一边拉着夏建,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去!我上哪儿给你说起。夏建真是哭笑不得,这女人喝多了也是丑态百出,让人捧腹大笑。

    夏建给龙珠和席珍使了一个眼色,她们两赶紧的把肖晓搭了起来,拉着走了。夏建想了一下给林微说:“你们几个坐一个车,让黑娃送我们回北山就行了”

    林微应了一声,便赶紧的走了。可罗一却不干,他推搡着夏建吼道:“你什么意思?怎么让他们全走了呢?我还有喝好”

    “没事,一会儿到家了,我陪你喝。我家里还有几瓶好酒,保证叫你喝好”夏建说着,拉着罗一就走。黑娃便跑到前边给夏建引路。

    张腾可能是去前边忙了,直到夏建的车子驶离了聚朋泉庄,夏建仍然也没有看到他的面。

    “哎哟!今天出丑了吧!我们好像没有人买单!”夏建忽然失声说道。黑娃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他笑了笑说:“应该不会吧!”

    坐在夏建身边的罗一,已经悄悄的睡着了。看着漆黑的车窗外,夏建给林微打了个电话。

    “喂!什么情况?今晚上是不是没有买单?”夏建压低了声音问道。

    林微在电话里呵呵一笑说:“你上楼后,我去买单,前台说我们这一桌老板吩咐是免单。肖总已经睡着了,没什么事,你就放心回吧!”

    林微的声音依然还是那么的温柔好听。夏建愣了一下,便:“哦!”了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当车子驶出小树林,一到了大路,黑娃便加快了车速,即便是这样,等车子到了北山家里时,都已经十一点钟了。

    正准备下车时,夏建的手机响了,他一看电话是肖晓打过来的,便赶紧的接通了。电话里的肖晓笑着说道:“今晚怎么睡?你们是睡在一起?还是分床睡呢?”

    “胡说八道什么”夏建把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毕竟黑娃还在车上。这说者无意,听着就有意了。

    肖晓一听,便呵呵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你睡我的床上,我不嫌弃你脏。这段时间我的房子就归你使用了,晚安”肖晓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夏建刚要叫罗一时,罗一却自己醒了。她长出了一口气问道:“是不是到家了?哎呀!你们这儿可真冷,竟然把我给冻醒了”

    一看罗一没事了,夏建便扶着她下了车。这时大铁门也从里面打了开来,夏泽成打开了门灯,正站在哪儿朝这边笑。

    “放开我,我自己能走,搞的我好像喝醉了似的”罗一说着,便轻轻的推开了扶着她的夏建,自己朝前走去。

    十一点多的夜里,是非常的寒冷。罗一几乎是小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等夏建走进去时,她已经脱掉鞋子,整个人便扑到了床上。

    夏建轻轻的把房门关好,然后转身走到他床前的小桌前,伸手拿起了纳兰德平送给他的哪尊小铜狮子。

    “哎!你今天说的是真的,还是说在骗我。这东西真值那么多钱吗?”这是夏建憋在心里,憋了一个晚上的心事。

    罗一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冲夏建微微一笑说:“我前些年专门玩这个,所以我是不会看走眼的。当然了,这尊小铜狮子要看在谁的手里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爱字”

    “如果喜欢的人拿着,可能它的价值还不止这么多。但是让你拿着,就只能看在这儿当艺术品了”罗一一脸认真的说道。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笑着对罗一说道:“你没有说醉话吧!我怎么觉得,这事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哪点酒,我早就没事了。哎!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这个肖晓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实话实说,不能骗我”罗一说着,忽然脸色一变,变得一本正经。

    夏建刚要开口,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竟然是罗峻打过来的,他犹豫了一下,便接通了电话。

    “喂!夏建,罗一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电话里传来罗峻略显焦急的声音。夏建大吃一惊,原来罗一跟他来富川市,竟然连罗峻也不知道。那他岂不是成了拐买人口的人口贩子吗?

    一旁的罗一一听是他爸的声音,赶紧打手势不让夏建承认这事。可是夏建并没有听她的,而是对着手机说道:“罗叔!这事事先我也不知道,等飞机起飞时,我才发现她也上了飞机”

    “这丫头真是不像话,这么大的个人了,走哪儿也打个招呼。还把手机关机,害得我到处打电话在问”罗峻一听罗一真的和夏建在一起,气得在电话里骂了起来。

    罗一抢过夏建手里的电话,对着手机喊道:“罗老头!集团的事你就看着办。我在这边看雪景散心,等我的心情恢复了,我就回来上班”

    “好啊!你就好好的看你的雪景吧!不过记住,你是女人。千万别在人家夏建面前任性”罗峻在电话里叮嘱着罗一,生气归生气,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

    罗一呵呵一笑说:“放心吧!夏建的父母对我比你都要好。而且这边的景色和美食我都喜欢”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嫁到哪边去?”电话里的罗峻有点不高兴了。

    罗一一听慌了,她看了一眼夏建,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电话说道:“行了行了!和你说话不在同一个频道,太累了”罗一说完,不给她爸再说话的余地,便把电话给挂了。

    夏建一看时间不早了,便对罗一说:“早点睡吧!明天起床大家都有正事要办”夏建说完,便赶紧的转身就走。

    屋外的走廊上,孙月娟披着衣服等着夏建走了过去。她压低声音问道:“你睡哪个房间?”

    “我让睡肖晓的床上,这是她的安排,我不能不听”夏建顺水放船,为的是不让老娘多想。

    孙月娟点了点头说:“好!那就赶紧的睡,都快十二点钟了。你们真是不让人省心”孙月娟叹着气,披着衣服回了房。

    夏建看着老娘消失的身影,他还真是百感交集。自己都三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做什么事情都让母亲操心。其实夏建心里清楚老娘的意思,这么晚还在等他,无非就是不让他和罗一睡在一起。

    回到肖晓的房里,夏建竟然没有了睡意。他躺在单人沙发里,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

    一屋子的粉色,连灯罩也是粉色的。而且这肖晓住的房子,里面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闻着让人有种特舒服的感觉。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不知不觉中,他夏建已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可是事业上仍旧是零,就连个的事情他都说不清楚。这样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给父母交待。

    他忽然想起了秦小敏,想起了马艳。夏建心里清楚,这两个女人一但碰上他,杀他的心可能都有。

    可是让夏建搞不懂的人还是郭美丽,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看来这事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里面肯定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夏建想来想去,不管从哪个方面去想,他都有点想不通。既然想不通,他也懒得去想了。反正人都跑了,想她还有什么用呢?

    想着第二天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他去办理,夏建只好上床关灯睡觉。肖晓的床铺真的舒服,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夏建反倒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夏建才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这一睡着,他可就睡得太香了。直到有人敲门时,夏建才惊了醒来。

    拿过床头的手表一看,我的天,差不多快到九点钟了。夏建翻身下床,用最快的速度洗涮完毕。等他走出房间时,罗一已经站在走廊上看下雪。

    “哎!没想到你在自己家里这么懒?你看看都几点了”罗一冲夏建甜甜一笑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昨晚上有点失眠。快!吃早餐吧!吃完咱们办正事”夏建说着,便伸手拉罗一。

    罗一一闪身子,笑着说道:“你快去吃吧!我早都吃完了。我要看下雪”夏建这才发现,天空阴暗,竟然飘着雪花,只不过这雪花飘的若有若无。

    回到客厅里,餐桌上放着他喜欢吃的包子和豆腐脑。上面还冒着热气,看来是老娘刚给他热好的。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