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狂野工仔 > 正文 第1310章 虚掩的房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牛宝贵一走,马春桃便笑着对夏建说:“村长!你说明天开工,我们怎么开?机器,水泥呢?就算我们缺沙子和人,但是光有这两样不行吧!”

    夏建笑了笑没有吭声,而是掏出了手机一阵翻动,然后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只听他笑着说:“郭总,我要在张杨村硬化村道,没有机器和水泥,你给支援一下,明天早晨八点钟开工,你给安排一下”

    夏建一说完,非常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他这哪里是在求人,简直就是命令。马春桃看着夏建,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大拇指。

    死气沉沉的张杨村沸腾了起来,整个村子的人都跑过来帮牛宝贵和李小龙家搬家。中午时分这两家人都已搬走,吃过午饭,连午觉都没有睡。马春桃亲自带着村民便开始拆房。几十年都没有动过的老房子,竟然补夏建给说服着拆掉了。

    人多力量大。不到下午三点钟,张杨村的这条巷子已经笔直的打通了。大家不由得一阵欢呼,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张杨村的未来。

    也就在五点钟的样子,夏建刚给马春桃他们几个开会,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电话是马小凤打过来的。夏建看了一眼,本想挂掉,但转念一想,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平阳镇的镇长。

    于是他便接通了,是电话里的马小凤一开口就指责道:“夏建!你做为一村之长,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村民,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行了马镇长,什么叫打村民。我是跟他们在交流,这个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夏建在电话里故意打着哈哈。

    马小凤一听夏建把她说的话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她不由得大怒,她大声说道:“少给我废话,你一会儿来镇上找我”马小凤说完,生气的马电话给挂了。

    坐在夏建边上的马艳听到了马小凤的说话,她脸色一正问道:“今天早上的事是不是你们谁给马镇长打了报告?太不像话了,村长这样做到底是为了谁?”

    “马镇长知道这事了?这事绝对不会是我们几个告诉她的,这个请你放心。马镇长在村上应该还有眼线,所以以后我们做事时,有些事情还得防着点”马春桃小声的说道上。

    夏建眉头一挑说:“有什么好防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只要是为村里人着想的,而且不违背法律的事,你们只管去做,出了事情我来承担”

    “村长!你刚才所安排的工作我们听的还是有点糊涂,要不麻烦你带着我们到现场再说说”李香叶小声的说道,看得出她对明天硬化村道的事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夏建站了起来,他大声的说道:“大家听好了,这次硬化村道除了秦市长派人送来了五万元,咱们就再也没有申请到一分钱的款项。明天用的机器和水泥都是我向别人借的,所以一句话,不但村道要硬化好,但是不能有一点儿的浪费,大家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明白村长,主巷道由我带队。另外几条巷子,由他们几个人负责,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出了问题我可不会轻饶你们”马春桃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建点了点头,又补充了几句,便带着这几个村干部走出了村委会。他让马艳拿着图纸,一条巷子一条巷子的测量了过去。他一边量,一边给大家说着重点。

    张杨村也是个大村子,这样折腾下来,等他们再次走进村委会时,已经八点钟了。外面村民家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村长!马镇长不是要你去镇上吗?现在都八点钟了,你还要不要去啊!”马艳轻声的提醒着夏建。

    马春桃一听,笑着说:“我看啊你还是辛苦一趟,毕竟人家是咱们的领导。有些事件沟通一下就没事了,积压下来反而会加深误会”

    夏建一听,觉得马春桃说的没错。他想了想说:“那你用摩托车送一下马艳回西坪村,我现在就去见见咱们这们马镇长”

    夏建说走就走,他开着大奔跑到平阳镇镇政府大院时,发现办公楼上没有一个房间亮着灯,看来是大家都下班了,毕竟都八点多了。

    停好车子,夏建便朝办公楼的后面走去,他记得马小凤就住在办公楼后面的两间平房里。这马小凤是个怪人,这两间平房背靠镇中学的高墙,前面又是办公大楼。晚上一个人住在这里还是有点冷清。

    一束灯光从虚掩的门缝里射了出来。夏建轻轻的走到门口,小声的叫了一声:“马镇长!你在吗?”屋内异常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

    夏建心里想,这女人难道不在?他轻轻的用手一推,房门开了,外面的房间里还真是空无一人,那她去了哪里呢?

    灯亮着,门开着,人应该是没有走远,说不定是去上洗手间了。一想到这里,夏建便走了进去,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屋内的布置很简单,但收拾的非常整齐,看得出这个马镇长还是个喜欢干净利索的人。夏建心里这样想着,眼睛不经意间朝马小凤的卧室望去。

    卧室的门照样半开着,柔和的灯光从门口处洒了出来。夏建有点好奇的朝卧室里望去,当他的眼睛落在一张布置的相当温馨的大床上时,他吃惊的差点叫出了声。

    就在床头上,搁着两条翘在一起的美腿。顺着小腿朝前一直看了过去,夏建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口,也看到了雪白的大腿,还有那只盖到大腿根部的短裙。

    夏建再也坐不住了,原来马小凤就躺在她的床上。可能是下班的的原因,她穿的非常清凉且不失性感。只见她躺在床上,非常俏皮的把两条腿搁在了床头的护栏上。

    她上身是件无袖短衫,同于身子侧着,她胸前的两团东西高高挺起,大有呼之欲出的意思。马小凤的手里拿着一本书,但书本已放盖在了肚子上。此时的她睡的很香,看来她还真的有点累了。

    夏建进来这么久了,她都不知道。看着床上的马小凤,夏建忽然感觉到这个女人睡觉时还是十分的好看,他不由得看呆了。

    就这样,夏建足足看了马小风一两分钟的样子,他忽然回过了神来,他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哪个。一想到这里,他想往后退时,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椅子,只听咣当一声。

    当夏建的心提到嗓子口时,马小凤猛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站在客厅里朝她张望的夏建时,她惊呼一声,迅速的坐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双手抱在了胸前,可是短裙下却是春光无限。

    马小凤慌了,她一时间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不过这女人反应倒是很快,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她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下了床,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她有点不悦的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你的房门敞开着,我以为你去上洗手间了,没想到你却屋内睡觉“夏建说这话时,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人家的房门是虚掩上的,并不是像他所说一样是敞开着的。

    马小凤嘴角一翘,两只眼睛妩媚的在夏建身上一飘说:“反正你是偷看了,这点你得承认“马小凤说着,顺手把房门严严实实的关了起来。

    她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眼睛像是挑衅,又像是挑逗,反正是让人难以捉摸。而且她穿成这个样子,也不去加件衣服,而是关上了房门,她到底想干什呢?

    夏建不由得呵呵一笑说:“有什么好偷看的,我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夏建的这句话具有极大的伤害力。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比你漂亮的女人我都见过,像你这样的我根本就看不上,更别说偷看了。

    马小凤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夏建!我知道你风流倜傥,睡过的美女无数,可是你刚才确确实实是偷看我了,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夏建没有想到马小凤会揪住这件事情不放,她到底是想干什么呢?虚掩着门,而且穿成了这样?难道她这是故意的?

    夏建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哈哈笑说:“马镇长还是说正事吧!玩这种小儿科你不怕被人笑话。你说你穿成这样,如果把房门锁好的话,就算是我想看也看不到啊!可是你并没有这样做,虚掩着门,你是不是故意留门给别人看?“

    “你…“马小凤被夏建两句话说的一时间无语了。

    夏建一看自己的两句话戳到了马小凤的痛点上,他一不做二不休。他猛的脸色一变,冷冷的对马小凤说道:“马镇长,我听说你都有一个小孩了,所以在做有些事情时,还是三思而行,就算你无所谓,但是你的家人呢?“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马小凤把脸一扬,故意装作听不懂。

    夏建哈哈一笑说:“其实你心里非常明白,可能有件事你不清楚,我夏某人截止目前,一无老婆二无女朋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我毫发无伤,我不在乎“

    马小凤的脸色变了,她气得一转身便回了卧室,只听啪的一声传来了房门重重关上的声音。夏建才到这时才确定,他刚才差点中了这个女人的圈套。

    他有点不解的是,马小凤是怎么知道他要在这个时候来的呢?看来张杨村还真是有她的眼线。夏建一想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时间,马小凤换了一套衣服走了出来。还别说,这女人的身材长得不错,穿什么衣服都非常的好看。

    夏建看了一眼马小凤,走过去把房门打了开来,他还故意笑着说:“你想让我们传出绯闻来?“

    ?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