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玄幻魔法 > 狂野工仔 > 正文 第754章 酒后的浴室
    这顿饭,从早上吃到了下午,期间林玲不停的换着菜,反正喝多了酒的人没什么胃口,所有的菜吃不了几口就退下去了。这可把夏建给心痛坏了,赤裸裸的浪费啊!

    两瓶白酒下肚,按理说应该可以结束了,可林玲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她还要喝。无奈之下又上了一瓶白酒。

    酒是好酒,人是美人。夏建真的是喝醉了,他喝到最后时,只觉得天花板在不停的摇晃,他甚至看到了白如玉还朝着他笑。

    夏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他只知道自己想吐,不停的吐。一直到了午夜时分,可能是把胃里含酒的东西吐光了的原因,夏建才慢慢的有了知觉。

    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裤躺在床上。他努力的回忆着这一切,他只能想到和林玲喝酒的情景,剩下的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他是怎么回的房间?又是谁给他脱的衣服?夏建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这郭美丽去了哪儿?难道她没有管他?还有这林玲,不知道她又是什么样的情况?一连好几个问号,弄得夏建的脑袋都快痛死了。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才发现洗手衣间里好像有水流声。难道郭美丽在这里洗澡?夏建虽然说醉酒了,但一想到这些事,还是热血往上直窜。

    忽然,一阵恶心袭上了心头,夏建一手捂住了嘴巴,连鞋也来不及穿,他便推开了洗澡间的门冲了进去。

    “啊!”一声尖叫,让夏建吓了一跳。可喉咙的东西这个时候也涌了出来,他顾不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箭步扑.倒在了马桶上。一阵翻江倒海的狂呕,虽说非的恶心难耐,但吐了半天也没有吐出什么东西。

    夏建只觉得自的胃都快被他吐出来了。越吐越难受,越难受越不想起来,干脆他往地板上一坐,双手把马桶抱了一起。爬在马桶上慢慢的呕吐了起来。

    一把柔嫩的小手在他的后背轻轻的拍打着。“你这是何苦,喝这么多酒简单就是受罪”郭美丽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建喘着粗气轻声问道:“你没有休息?”

    “我休息?我休息的了吗?从八点进屋就一直狂吐,吐的地上到处都是,我收拾都收拾不完。就连我的衣服也不放过,弄得我回房去换都来不及,只好在这里先给洗了”郭美丽略带抱怨的说道。

    夏建这才一回头,发现郭美丽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她的头毛还是湿湿的。刚才他冲进来时,人家有可能正在洗澡,不过天地良心,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别看了,快起来吧!先回床上去。明天不行带你去医院,你这样子是不是酒精中毒了?”郭美丽说着,伸手便来扶夏建。

    她哪冰凉柔滑的手壁一接触到夏建的身体时,夏建的身子不由得一颤,这一颤动极为明显,可能郭美丽也觉察到了。

    刚才还有点虚弱的夏建,这时却变得如同一只久未食肉的饿狼。他猛的站了起来,一个急转身。不知怎么弄得,郭美丽身上裹的浴巾已经滑落了下来。

    就在郭美丽正不知所措时,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已被夏建猛的按着爬在了墙上…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人疲惫的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头顶的淋浴头一直沙沙的流着水。郭美丽十分温柔的倒靠在夏建的怀里,此时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她们安静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直到了第二天吃早餐时,夏建才从郭美丽的嘴里得知,林玲昨天晚上就被她家里人给接走了,看样子醉的并不比夏建轻。

    “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林玲昨晚醉成了哪个样子,不知道现在醒了没有?这个电话恐怕不好打吧!”郭美丽微微一笑问道。

    夏建看着郭美丽迷人的样子,不禁想起了一句话“女人如花,她需要男人的浇灌”夏建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呵呵的笑了。

    郭美丽可能发现了夏建坏坏的心思,她娇羞的白了一眼夏建说:“人家给你说正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不怕!林玲是家里的独生女,她的性格你也看到了,我相信她一会儿电话就打过来了”夏建的话音还未落下,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夏建掏出一看,见是林玲打过来的,他忍不住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还真是神了”

    “哼!你们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吧!”郭美丽酸酸的说道。

    夏建没有理她,而是接通了电话:“喂!林总,你没事吧!”

    “吐了一个晚上,还说没事。你一会下楼来,我让司机接你,你到我家里来一趟,我父母见了你才能让我跟你去yt,否则我出不了门,你得理解一下”电话里的林玲显得很是虚弱。

    “好的!我一会儿就下去”夏建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她的父母为什么要见我?夏建百思不知其解,不过人家是晨光牧业的大千金,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郭美丽一听夏建要把她丢下来一个人去林玲家里,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爽,但这事她还真不能左右。

    接夏建的车是一辆卡宴,看得出林玲给夏建非常大的面子。司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非常的健谈。夏建上车一会儿时间便和他谈得火热,从司机处了解,这林玲家里有好几处的房产,不过这jl的房产,也是家里人长住的地方。

    半个小时的车程,等车子停下来时,夏建这才发现,他已到了别墅区,难怪这么的安静。他正四处张望着时,林玲已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快点夏总!等你吃饭午了”林玲站在房门口朝夏建招着手。今天的她穿着十分的修闲,短袖衫,短裤。尤其她胸前的两团,把衣服顶的好高。

    夏建没想到,林玲的身材原来也很有料,只不过她是藏得很深而已,看来今天才是庐山真面目。夏建当然不敢多看,他偷偷的扫着看了一眼就足矣。

    客厅里的餐桌旁已坐好了一对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夫妇,人家哪气质好的简直没法形容。中年男人呵呵一笑说:“我叫林旭,是林玲老爸,你是夏建的吧!”

    夏建万万没有想到,晨光牧业的老董会站起来跟他握手,而且还自我介绍,这把给弄的有点措手不及。

    “叔叔好!伯母好!前来打扰,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夏建学着斯文了一回,他慌忙把手伸了出去,和林旭握了握。

    林玲的妈妈只是欠了一下身子,淡淡的一笑。从她的表情上夏建完全可以看出,这女人根本就看不起他。

    可能是琳玲已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笑着对夏建说:“我妈谢兰,人家是政府官员,和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不一样,言语比较金贵,还望理解“

    “呵呵!不敢!“夏建忙笑着应道。

    谢兰一见女儿当着外人这么说她,她当然有点不高兴了,就见她眉头微微一挑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有这么说你妈吗?“

    “行了行了!你们母女的事下来自己再解决,今天我家里来了客人,咱们不内战,别让人笑话“林旭说着,拿过桌上早已醒好的红酒,给夏建倒了一杯。

    昨晚上吐成了哪个样子,夏建一闻到酒都有点反胃,就更别说喝了,可是他又不好意思说,只好硬着头皮坐着,反正人家又没有说让他喝,只是倒上了而已。

    “听林玲说你是富川市创业集团的总经理,还真是年轻有为,能干到这一步确实不容易“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夏建刚想客气两句,没想到林玲的母亲谢兰抢着说道:“现在讲究的是年轻化,咱们家林玲现在也是总经理了,这也没什么稀奇的“

    “哼!你就会说女儿的好话。晨光牧业要不是我是董事长,这总经理的位子还能轮到林玲吗?可夏总就不一样了,听琳玲说,他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拼到这个位置上来的“林旭呛了谢兰一句。

    谢兰白晰的脸色顿时变得有点不好看起来,善于察言观色的夏建立马笑道:“要说厉害,我们这些年轻人算不了什么,要不是老一辈给我们打下了这么好的基础,我们上哪儿去拼?“

    “哈哈哈哈!说的好,这句我爱听,来!咱们喝上一杯。我知道你昨天上也喝多了,这酒就是给你醒酒的,第一口可能很难下咽,喝着喝着就好了“林旭大笑着举起了酒杯。

    林玲今天没有端酒,她以茶代酒。而谢兰喝的却是白开水,看得出她是一个高清冷淡的女人。她是这样,夏建越不理她,反正他是来做客的,又不是来看她的脸色的。吃完这顿,可能这辈子也没有下一顿了。

    林旭可就不一样了,他对夏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样子。俩人聊得十分的投机,从当前的政策,聊到未来商业的发展,有些地方两人的关点竟相同。

    林玲不停的劝夏建吃菜,她跑前跑后,不是倒酒便是倒水,简直变成了一个服务员。这把她妈谢兰给气得嘴巴都快变歪了,夏建看在眼里,却装做不知。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