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都市言情 > 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 > 正文 86、平淡的日子 下
    一个月后,师徒二人来到了陇北市的平原县。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起因是在省城里做生意的一个平原县客商,在集市上看中了师傅的手艺,两人一番攀谈之后,客商对师傅说,我家族里正起着新院子,还要盖祠堂,月前就在寻着老式的手艺人了,这下可真是赶巧了

    师傅跟客商谈好了价钱,要了定金,回家收拾好工具,就跟二娃出发了。好在这一路并没有走路去,而是跟着客商的车队一起到了从来没有到过的平原县。

    这时候,已是九月中靠下旬的日子了,天高气爽,秋干物躁。

    一路上,二娃跟师傅坐在马车上,与赶车的刘老汉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家常,这才慢慢知道了客商家里的事。

    原来这客商也姓刘,是平原县有名的大族。早些年间,刘家的祖上曾在朝廷著名的“盐政”府上做过采办,因为人忠实,手段利落,办事牢靠,深得盐政赏识等刘家祖上人到中年,提出想提前告老还乡,颐养天年没想到这盐政并没有阻拦,反倒念其一辈子恪尽职守、忠心耿耿,豪豪爽爽地赏了刘家祖上上万贯家财,甚至还命令其族下帮助其铺路营商说来也是个深明大义、颇有远见的主子。

    当然,这刘家祖上也绝非等闲之辈,虽说年轻时人在府上,可背地里早早就靠积蓄,让手足、叔侄等一干人等在原籍置了地、做起了买卖,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厚实

    等刘家祖上真正告老归乡之后,凭借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底子,又有自己亲自把持、盐政扶持,而且,全族上下又秉承其立下的“童叟无欺,诚信经营”的营商规矩,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刘姓家族,终于在他这一辈得以兴旺,光宗耀祖。

    当然,刘家祖上也是个感恩图报之人,自从生意壮大、家业殷实后,马上就立下新规矩,命令其亲子嫡孙每年必须亲自带上厚礼,去看望盐政老人家,以及其家族旁系若干人等,慢慢地,这主仆关系开始没了主仆的样儿,反倒像是亲戚一样,越走越近了,生意自然也就越发地厚实与庞大

    等到了现在这一辈,刘家已然成为方圆十里最大的家族,且行事低调、与人为善、乡里和睦,就连外乡人也看着羡慕,纷纷称道,成为陇北一带著名的楷模。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然而,就在前些年,日本鬼子还在中华大地上烧杀掳掠、惨绝人寰的时候,没想到刘家竟然出了一个汉奸这可让刘家族长颜面尽失,痛心疾首,深觉对不起列祖列宗、乡亲父老于是,族长大人赶紧召集了全族人训话,要求各家人等务必恪守祖训、本分做人、严加管教而鉴于当时时局混乱,民不聊生,种种心里大计难以实施,这一拖,就拖了好些年

    而到了眼下,刘家族长见国共角力已见胜负,动荡时局渐趋平稳当然,更重要的是,凭借多年来的敏锐嗅觉和人脉关系,刘家早就觉察出了只有共产党才是未来中国的大救星这普天同乐、天下大同的好日子,只怕是指日可待、既在眼前了

    因此,刘家族长马上就动了扩大庭院,翻新祠堂的念头,希望借着这新时局里的新气象,让刘家上上下下近千口人铭记教训、恪守祖规,再不得出“充当汉奸、卖国求荣”这样令人唾弃、万代唾骂的家族败类了

    正因为如此,早在半个月前,刘家族长就下了命令,让族人们四下寻找一等一的手艺人,以期望将祠堂建得既恢宏又气派,凸显出百年来的新气象

    二娃坐在马车上,听着刘老汉一句句说着刘家的历史和生意,忽然想起了七里铺镇同样有钱的贺家,以及黄粱县里的大户:张家与徐家。

    当然,这里面还有吴家那是干娘的家。

    也不知这老爷家们,哪一家能像刘家这般,有着不凡的眼界和持久的运势恐怕只有干娘家了吧毕竟干娘家也是通着共产党,甚至比刘家更知道未来的前景呢。

    这么正想着,二娃忽然听到师傅对刘老汉说,那您也是刘家的人了

    刘老汉笑了笑说,算是同宗吧,不是本地的刘家人,当初也是因为闹着饥荒,实在走投无路,听了刘老爷的名声,才来到平原县的。

    说到这,刘老汉扬起了手中的皮鞭,在空中甩出一计响亮的花鞭,那花鞭就像细细软软的皮鞭在空气中跳了一个舞似的,翻着花儿地打了好大一个圈,发出一计响亮的“啪”的声响,那马儿听了之后,顿时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然后,刘老汉继续说道,说起我们这族长呀,还真是个让人尊敬的老爷子

    听到这话,师傅就知道,刘老汉已然将自己视同这平原县刘家的一份子了,他挪了挪屁股,看着刘老汉黝黑又松弛的老脸,继续听他诉说着。

    这族长呀,刘老汉目视着前方,继续说道,虽然说已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可管起事来的劲头,就连现在的当家人也不得不服哩,严厉中带着亲善,亲善中又有着一股子威严就像我这样,当初来投奔他的、姓刘的本家们,没有人不服气他老人家既体恤宗亲、善待老人,又按章循事,绝不偏袒,大家都靠力气挣一口饭吃,有奖有罚,多劳多得,大家服气着哩

    说完,刘老汉口中又喊出一声:驾这马儿立刻就奔跑了起来。

    师傅点了点头,对刘老汉回应了一句,看样子,这刘家是个不错的人家。

    暗地里却像心头落了块石头,感觉对这趟买卖,心里更有数了。

    而二娃却再一次想到了干娘。

    按照之前苦力所描述的,以及自己在干娘家里近两个月来进进出出的所见所闻、所感所受那么干娘,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只是她对待的不是宗亲,而是下人或者是像苦力这样毫不相干的人

    就这样,二娃一路听他们聊着天,一路自顾自地在心里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很快,车队就到了陇北城。

    只是大家并没有进城,而是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稍微休息了会儿,紧接着又上路了,大概又走了约半天的时间,终于抵达了平原县。

    进了刘家的大院,大家卸了货,当家人把师傅领着见了族长,又见了负责工程的管事,接下来,师傅和二娃就安顿了住处,又看了看木料,跟管事约好了明天就可以动工了

    晚上,师徒二人躺在工人们一起住的大通铺上,师傅闭着眼,暗自琢磨着,一旦这将近两个月的活儿做完,就该到下雪的时候了自己的身子骨已然到了极限,怕是只有好好休整一下,才能安然地度过这个新年

    而二娃趟在师傅一边,裹着被子,露出小半个上身,两只眼珠一会儿望望屋了,等赶走了日本鬼子,再奋斗几年,说不定就可以解放全中国了,到时,娘一定来寻你

    可是,这离赶走日本鬼子的日子,转眼已经过去四年的时间了。

    这四年的时间里,虽然说自己尽量不提,师傅也是心知肚明嘴上不说,可耐不住心里还是一天又一天地细数着日子本来以为,这时日一长,慢慢地自己也就忘记了,可是昨天一路上刘老汉的话,又让二娃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这刘家已经开始扩院子,翻祠堂,迎接新局面了难道说,这解放的日子就快到了

    到时候,想必干娘来接自己的时候,一定是带上了大部队和下人们,还有翠红姐,哦,忘了,可能还会有苦力吧,大张旗鼓、喧喧嚷嚷地来城里找自己

    一想到这,二娃忍不住咧着嘴角,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