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历史军事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必须保
    与此同时,左丞相府。

    李斯今天是心旷神怡,喜上眉梢。

    因为李阳的出现,李斯最近可以说是连受打压,不仅以严律治国的方针政策被否,而且各种经他完善的律法通通被废,甚至连皇帝的宠信,也被李阳给横刀全部夺去了。

    原以为,这大秦的朝堂将会是以中丞相为首的局面,如今却因为一道《公法新令,这一切都将在明日烟消云散了。

    李阳一死,这皇帝的笼信,势必会再次回归到他李某人的身上,一切都将回归如以前的模样。

    试问,这对李斯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呢!

    “哈哈哈……”

    李斯站在厅中,手握《公法竹卷,情不自禁仰天大笑。

    得意的捋着胡须,更心得意满之时,见到儿子李由回来了,不由唤道:“由儿,过来。”

    李由匆匆来至父亲面前,道:“父亲回来了,儿也正有要事找父亲相商。”

    李斯笑道:“由儿有何事?”

    李由道:“李中丞今日发布了一道新法,名曰《公法,不知父亲可知晓此事?”

    李斯笑着点点头,一说起此事,他就忍不住心头大悦,笑道:“为父在政事厅,天下之事有哪件会不知晓的。你这中丞府的护法督尉看来明日是要取消了,为父到时向陛下举荐,让你到宫中去掌禁军。”

    李由好似并不关心什么官职升迁调动之事,连忙道:“我工作之事,不急于眼下。既然父亲也知晓了《公法一事,那儿也就长话短说了,我想请父亲明日早朝能为李中丞言。”

    “什么?由儿,你刚才说什么?”李斯一愣,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我想请父亲明日早朝之时,为李中丞请情,保他一命。如果……能保住中丞的位子,那就更好了。”李由说道。

    “…………”李斯直接惊呆了,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简直不敢相信这话会是从他儿子嘴里说出来的。

    这还是我的儿子吗?

    李斯有一种脑子短路的感觉,要知道当初李阳被拜中丞相时,自己的儿子可是义愤填膺。甚至派他去李阳帐下任职,他都有些不服气。

    可是这才去当了一天差,回来怎么反倒全变了?不仅一心向着李阳,而且还求他这个老爹去力保李阳。

    可是,要知道他这个老爹,最近地位不保,可都是拜那个李阳所赐啊。

    这……是什么情况呀?

    李斯摸了摸自己儿子的额头,发现也没发烧呀,不由好奇道:“由儿,你没事吧?好端端的,干嘛叫为父去为那个李阳求情?”

    李由其实也知道,父亲肯定会觉得无法理解,于是解释道:“实不相瞒,儿对李中丞,无比之敬佩,我不想见他有事。”

    “什么?”李斯差点就一个趔趄栽到了地上去,不仅一心向着李阳,而且还对他无比之敬佩,转变要不要这么大呀?

    李斯感觉脑子有些跟不上这个跨度节奏了,赶紧打住,道:“你……你先停下,为……为父有些糊涂了,你刚才说对李中丞无比之敬佩,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恨他夺了为父在皇帝面前的宠信吗,这怎么才去他那儿当了一天差,回来就变了?”

    李由道:“父亲可知,今日李中丞遇刺了?”

    “什么?李中丞遇刺了!”李斯一惊,这事倒是他不曾听闻。

    李由点点头:“是的,下午就在宫门外,遇楚国余孽行刺,儿也差点命断于此。”

    “啊?由儿可伤着了哪里?快……快让为父看看。”一听自己儿子今天也差点死了,李斯大惊,赶紧拉过儿子,一脸关心的在他身上检查起来。

    李由笑了笑:“父亲莫急,儿无事。”

    李斯一听,大松了口气:“好,无事就好,无事就好,以后可得小心些。”

    李由点点头,见父亲如此关心,心中也很是感动,笑了笑,接着道:“父亲,你知道吗?今日遇刺,羽林尽亡,唯剩儿一人抵挡之时,我叫李中丞赶紧逃命去,可是李中丞在如此危机关头,心中却还顾着我的安危,言‘我若离去,你怎么办?’,最终,李中丞没有独自逃离,而是选择与我并肩作战。”

    说到这里,李由眼眶再次湿润,抬头看向李斯:“父亲,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护法督尉,李中丞却将我之性命,视其性命一般重要,如此险境,心顾于我,你说,儿该不该敬佩他?”

    “…………”李斯沉默了。

    他是真的想不到,李阳会这么的讲义气。

    李斯扪心自问,如果这事换成是自己,他肯定是会立刻逃命的,那种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他人的生死呀。

    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确实是值得敬佩的。

    踟蹰了很久,李斯叹了口气:“可是,你也知道,他与为父的政见不同,你叫为父保他,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李由点头道:“孩儿自然明白,只是我想问父亲,你真觉得皇帝会杀李中丞吗?”

    李斯一怔,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道:“就算不杀,这中丞相是肯定当不了了,这新法也变不成了。”

    “父亲也是觉得,皇帝不太可能杀他?”

    不待李斯回答,李由就继续道:“李中丞救过陛下的命,更被陛下当成是他的吉星福相,杀了吉星,陛下肯定觉得寓意不吉,而且儿听闻扶苏殿下回来了。扶苏殿下是靠护送李中丞献药之功而召回的,而且扶苏殿下一直想施仁政,李中丞的新法必受扶苏殿下欣赏,儿敢肯定,扶苏殿下定会为李中丞求情,就算这次李中丞被罢下野,它日扶苏殿下登基之日,也就是李中丞再被重用之时。”

    “父亲,你明日为李中丞求情,不仅是成全孩儿之请求,亦是在帮扶苏殿下,更是于李中丞一个大恩情啊,难道父亲觉得这还不好吗?”

    “而且,孩儿自知无助天子,理万机之才能,日后父亲老去,说句实话,若是朝中无人照应,孩儿留在朝中以其受蒙、冯两家的排挤,我倒不如早点随父亲一起回乡落个独善其身呢。”

    李由把心中的心思一股脑全讲了出来。

    意思也很明了,你老在朝中也呆不了几年了,你走了,我就指望着李中丞照应呢,如果李中丞被杀了,日后这朝中也就是蒙、冯两家的天下了,李家必受欺负。

    “…………”李斯再次惊呆了。

    又一次问自己,这还是我的儿子吗?

    长大了,我儿终于长大了!

    李斯心中激动,看着面前的儿子,一时热泪盈眶。

    他发现,李由如今看事情居然比他还全面,还透彻。

    是啊,自己也老了,而儿子的路还长着呢,这些年一直以蒙、冯二家对立。等自己哪天不在了,自己的儿子能不能活命都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是既忧又喜,忧的是儿子的前程,喜的是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当下,李斯连连点头:“保,我儿说的有道理,李阳一定得保!必须保,保不住他丞相的位子,也誓保此人性命。”

    李由一听,大喜:“谢父亲!”

    …………………………………………………………

    ps:大家估计发现了,我的章节都是晚上和半夜更新,这是因为我白天要上班,所以只能晚上和半夜码字,一天两章我会尽力完成,再多可能须等周末什么的。另外,这本书国庆前被下架屏蔽了几天,新书榜规则,断更三天就没有资格再上新书榜和新人榜了,所以一直沉书库。今天听人说,投资人数如果破一百人次,可获小推荐宣传,所以老壶在此喊一嗓子,如果有喜欢这本书的,希望能都去投资一下这本书,应该不至于会赔本的,主编力荐、vip章节、完本什么的,这些收益肯定会都有的。另外,谢谢大家的推票,还有那几位打赏的朋友。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