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其他小说 > 大明缉妖司 > 正文 第十四章 封印
    风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之言,她一脸惊愕,“父亲,难道…….难道当年是你提前向袁成通风报信的?”

    薛忠微微一笑:“我的乖女儿你说对了,我不但提前向他通风报信,还把你所拥有的异能一并告之,他若想在朝中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则必须将你牢牢地控制在手里。这几年虽然你一直被关再那不见天日的藏十八里面,可也算是为父亲达成了心愿,应该觉得荣幸才对。至于长天,我对他太了解了,他找到了青铜狐妖镜以后一定会先试试力量的。我只是略施小计,便把王三娘的事传到了长天耳边,继而便有了那次的命案。而王不留正好是负责这一带的捕头,以他那猪脑子就算给他一百年的时间也是破不了此案的,所以我断定他一定会把薛薛一凡找回来。只要薛一凡掺合进来,他们兄弟俩总会有交手的一天。”

    “你……你…….枉我与长天一直视你为至亲,你居然利用我们来替自己复仇!卑鄙!”此时的风铃既伤心又愤怒。

    “在我眼中只有成败,多年来我一直忍辱负重,为了的就是今日!如今青铜狐妖镜已转得差不多了,伟大的时刻即将降临,我的乖女儿,就让我们一起见证这美好的时刻吧,哈哈哈——”

    薛忠开始双手结起印来,只见他结这个印时是右手搭在左手之上,旋即两手顺着八卦的正向,天乾、风巽、水坎、山艮、地坤、雷震、火离、泽兑旋转起来,脸上之表情略带诡异。

    薛一凡仔细一看,心想:原来解开封印的手法是右手搭左手再按八卦正向旋转,那就证明《薛家秘典》中所记载的左手搭右手再八卦反向旋转是彻底封印的方法。大哥为了救风铃一定会按薛忠的办法去做的,事到如今唯有再赌一把吧!

    “哈哈哈哈,开启吧,青铜狐妖镜,开启吧!”

    眼见薛长天的手印已旋了一半,青铜狐妖镜的封印马上会被彻底解开。

    这时的薛一凡向前方的王不留微微地打了个手势,王不留一看便知其意,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进行最后的一搏。

    “来吧,长天,把最后的任务完成吧!”薛忠大叫一声,薛长天的手印继续移动。

    地坤、雷震,还差火离和泽兑,手印便回到天乾之位!

    “不留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薛一凡咬紧牙关,忍着全身的痛楚往前方一跃而上。同时,位于前方的王不留也一同站立,双手放于身前,大叫一声:“来吧兄弟!”

    只见薛一凡双脚一跳,一下跳到王不留的两臂之上,随即王不留用尽全力双手往后一托,薛一凡顿时跳到空中,向薛长天飞扑过去!

    “哥,我绝对不会让你一错再错!”话音刚落,薛一凡伸出左拳,朝着薛长天的的头部猛烈打去。

    砰的一声!

    薛长天顿时被打得从那股妖气中飞出。

    然而那股妖气却立即把薛薛一凡包围起来。

    可薛一凡是早有准备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出反手之印并快速地逆向八卦而走。

    天乾、泽兑、火离、雷震、地坤、山艮、水坎、风巽!

    妖气一到,手印刚好完成。

    随即但听一声巨响,地上的青铜狐妖镜的外环突然快速转动起来。

    “成功了!”王不留兴奋地叫道。

    “还好来得及。”薛一凡也松了一口气。

    然而,但见那青铜狐妖镜不但没有封印,反而露出一个缺口,而且那缺口似乎越来越大。

    “怎么?怎么回事啊?”薛一凡见此不禁大惊失色,随即那股妖气把薛一凡缠得更紧,力量似乎变得比先前更强。

    薛忠见此便大笑起来:“薛一凡啊薛一凡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哈哈哈!”

    “你!你究竟耍了什么诡计!”

    “想必你一定记得《薛家秘典》里面的封印手法,可有一点你是不知道的,你们所看到的《薛家秘典》其实并非完全是薛慈所编写的,其中还有我的参与。”

    “什么!”

    “为了让你们薛家后人彻底替我解开青铜狐妖镜的封印,我把解印的手法写成封印手法,为的

    就是最后的这一刻,哈哈,我赢了,你们整个薛家都败在我一人之手。”

    这时只听咔嚓一声。

    随着薛忠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青铜狐妖镜彻底被解封,薛忠一步一步地往前方走去,神情是兴奋之极。

    可当他快要靠近青铜狐妖镜之时,后面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头子,你…….你若敢再动一下我便取你狗命!”

    薛忠回头一看,原来说话的人正是叶云,只见他举起火铳对着薛忠。

    “哼,狼,果然是养不熟的狗,可你那火铳还有火弹吗?”薛忠一脸淡定。

    叶云冷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你教我的。为了对付你这只老螳螂,我当然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保障呢,火弹不多,就一发,可此距离足以将你击毙了。”

    原来叶云在先前杀死戴怀仁时曾从火铳中里取出过一发火弹,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留最后一条后路。

    薛忠顿时眉头一皱,道:“那你想如何?”

    “如何?很简单,你利用我其实我早已知晓,只是你我的目的都是如出一撤的。”

    “你也想得到青铜狐妖镜的力量?”

    “当然!至高无上的力量谁不想要?如今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退开!要么死!”叶云的手指似乎马上要扣动扳机。

    薛忠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光,叹息道:“叶儿啊,本来我想给你一条活路的,可是你太贪,居然还敢觊觎青铜狐妖镜?”

    “哼,是你逼我的。”然而,叶云的手指却突然变得僵硬,继而全身都发出一阵痛痒。

    “怎么…….怎么回事?你……你给我下了毒?”

    薛一凡恍然大悟,刚才薛忠看似为叶云治伤,实际上却在银针上藏了毒。

    “薛忠!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要怪就怪你自己愚蠢和贪婪!没人能阻止我独霸青铜狐妖镜,没人可以!哈哈哈!”

    他双手伸出,对着青铜狐妖镜笑道:“来吧,来吧,你的无尽力量是属于我一人的,来吧!”话音刚落,一道极为强大的灰黑色妖气,瞬间从里面飞出包围着他。

    “从此天地之间唯我独尊!哈哈哈!”

    然而弹指间,有几只深绿色的妖手,霎时从青铜狐妖镜里伸出把薛忠紧紧捉住,继而猛地往里面扯去。

    “怎么?怎么回事?” 他手腕一转,把藏于袖里的钢针朝妖手刺去。然而那些妖手不但没有收回反而越抓越紧,力道其大无比。与此同时,青铜冥里面渐渐发出青绿色之光芒。

    “这……这怎么回事?”王不留望向了薛一凡,这时薛一凡低着头,眉头紧皱,道:“不留哥,你看看地面!”

    王不留一看,但见地上的尘土沙石正缓缓地往前移动。

    “这……”

    “快离开此处!不然我们会被那青铜狐妖镜吸进去的!”

    “岂有此理!想把我吸进去?妄想!”但见薛忠急忙念起咒语,风铃的身体顿时变得不受控制,一股劲地往薛忠跑去,即使腿上有伤也似乎毫不影响。只见这时的风铃竟然伸出双手,拼命地把薛忠往后拉扯。

    即使如此,薛忠与风铃二人也未能敌得过青铜狐妖镜的强大吸力。

    “风铃!”眼见凤玲快要被扯进去,薛长天一跃而上捉住凤玲的脚。

    “长天…….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

    “薛忠你这个混蛋!把风铃放了!”薛长天大骂道。

    “放了她?放了她我必死无疑!今日就算我得不到青铜狐妖镜的力量,也得有人给我陪葬!”

    “可恶!”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叶云但见情势不对,忍痛爬起拼命往墓区的下方逃去。

    薛长天他们快撑不住了,正被缓缓地往青铜狐妖镜里面吸去。薛一凡见此内心极度挣扎,眼前人既是他亲生大哥却又是自己最大的仇人,此时此刻在他只有两个选择,救,或不救。

    王不留看出了他的顾忌,“一凡你要记住,我们是提刑按察使司的人,我们的职责是将那些

    触犯皇法的人绳之于法。可面对生命,无论他是什么身份,犯过什么弥天大祸我们也一样要救。”

    言罢,王不留率先冲了上去,紧紧捉住了薛长天的脚。

    “王不留,你…….”薛长天看见王不留竟然出手救他,一时心头百感交集。

    绿光再次一闪,但见青铜狐妖镜的缺口竟然变得比原来大了许多,那股吸力更是变得越来越猛,就算王不留的加入也似乎难以与其抗衡。

    “薛长天,你欠我的,欠薛家的太多,别想着就如此一走了之!”薛一凡也抓住了薛长天。

    “一凡……”

    “长天,你放手吧,不然我们全都会被吸进去的!”风铃道。

    “不!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哈哈哈,小梅,弘儿,小花,你们的仇我已替你报了!今日有薛家最后的血脉替我陪葬,我薛忠也总算没白活,哈哈哈哈!”

    就在此时,深知自己再无逃生可能的薛忠,扯住风玲企图把后面的人一起拉进青铜狐妖镜去。

    就在众人认为再无逃生机会之时,忽然一颗火弹从后飞来,一下打中了薛忠的右臂。

    随即,一个身影正缓缓地向他们靠近,薛一凡回头一看,正是先前假扮戴小庄与端木思涵的女子,水玲。

    “你这个大魔头,枉我与姐姐一直视你为亲生父亲,原来你只是利用我们,今日我绝对不会让你奸计得逞的!”

    水灵连续扣动扳机,火弹全数打在了薛忠身上。

    “你……你……..”薛忠口吐鲜血,双手力道一松,眨眼间便被吸进了青铜狐妖镜里。

    然而,当众人皆以为有机会逃生之时,那几只绿色的妖手却迅速把风铃紧紧的缠住。

    “姐姐!”水玲见此立刻飞扑而上,两手紧紧捉住了薛一凡的双脚。

    薛一凡明知道水铃非昔日的戴小庄,但他知道,她就是她。

    “小庄……”

    “对不起一凡,是我欺骗你了。”水玲满是愧疚,然而此时此刻根本不容许他们有过多的交流,因为青铜狐妖镜那股吸力越发强大,,就算加上水玲也是无济于事。

    忽然,薛长天抬头看着风铃。只见风铃微微点头,似乎已明白薛长天的意思。

    “风铃,你先行一步,我随后便到。” 随即,薛长天居然把抓住风铃的手一放。

    “我等你。”

    唰!

    眨眼间,脸上带着微笑的风玲瞬时被吸进了青铜狐妖镜中去。

    “姐姐,姐姐!”

    旋即,薛长天把身体一转,面向着薛薛一凡,“薛一凡,我杀了父亲,,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我再无颜面立足于天地之间,薛家,以后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照顾水玲”

    “哥,你想做什么!”薛一凡两眼瞪大,一阵莫名的悲伤顿时涌上心头。

    只见薛长天右手搭着左手,接着按八卦正向快速地旋转起来,原来此时的他打算彻底封印青铜狐妖镜。

    “哥,不要!不要!”薛一凡连续大喊,可薛长天心意已决,手印也已完成。

    只见地上的三个白玉灵环白光一闪,那道白光瞬间朝青铜狐妖镜的缺口飞去,随即咔嚓一声,青铜狐妖镜开始往相反方向急速旋转起来,那缺口也渐渐缩小。

    “薛一凡,如有来世,我们再续兄弟之情吧。”

    “不!我不!”

    青铜狐妖镜慢慢关闭。

    “王不留,把他拉走,快!”王不留已顾不上太多了,他把手一放,继而抱住薛一凡拼命往后拉去。

    “放手!你放手!”薛一凡用尽全力试图甩掉王不留,可是王不留是死死不放。

    薛长天看着薛一凡,脸上露出了微笑,“保重,弟弟。”

    “哥!哥!”

    可就在此刻,一道绿光突然从青铜狐妖镜里面飞出。

    在那一个擦身的瞬间,阴冷的眼神让薛长天是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你是…….”

    那道绿光向天际飞去,接着咔嚓一声,青铜狐妖镜终于彻底被封印。

    (本章完)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