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都市言情 > 宅童话 > 正文 118.
    看着手中那张自燃结束的羊皮纸,默林现在是真的很难受。

    别的恶魔不都是绞尽脑汁,各种威逼利诱之后才能签下一个契约吗?咋到了他这里,每一个顾客都大方的有点过分呢。

    这样真的让他很没有成就感啊。

    之前爱丽丝的那个契约也就不说了,小萝莉直接把自己给整个打包好了卖给了他,但是这还可以用小孩子不懂事所以比较好骗来解释。

    可现在这个又是咋回事啊?

    少女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啊,可就长点心吧。

    你听听,你想要的就全都拿走吧?这得多大的心才能对一个恶魔说出这种话啊。

    这简直就像是个自助餐老板对一群saber脸的客人说“你们别客气,随便吃”一样,这不是找死吗?

    还是说他现在的长相就真的这么的人畜无害?又或者现在的小年轻都已经忘了恶魔契约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总之,默林感觉自己身为一个恶魔的尊严受到了冒犯。

    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要.....

    “默林先生,这个姐姐昏过去了,她好像要不行了。”

    默林还在那感慨愤懑呢,结果她肩膀上的小爱丽丝拉了拉他的头发,这么提醒着他。

    默林:“......”

    靠,解说时不应该是时间停止的吗?小浪人你这是咋回事啊?一点也不配合。

    他连忙抓紧时间完成了最后的吐槽,然后立马展开了恶魔式急救。

    老实说,默林并没有什么急救的技能,虽然原主的记忆里有着倒是有着一些治疗系的魔法,但是这些魔法他之前都没有好好的练习过,哪怕现在魔王状态的他对魔法有着本能一般的熟练,但是谁家的本能也没法只靠本能就手搓导弹吧。

    那些基础的巫术他现在可以瞄一眼就会的,但是那些算得上是高级巫术的治疗魔法他再怎么也要花个五分钟左右研究一下吧。

    五分钟说多不多,但是就地上红这失了心的情况,一分钟她都挺不住了,等默林搞明白那几个治疗巫术该怎么使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再说那些高级治疗巫术的效果其实也就只是断肢重生或者要害修补这种程度而已,你如果只是心脏被人刺了一剑,那么给心脏做个修补手术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但是心整个都没了,要重新凭空长出个心脏......

    这简直就和你车轮胎没了,想让路边补胎的师傅给你现场手搓个新轮胎出来的难度一样。

    反正普通的高级治疗巫术是没这本事的,这已经触及到了治疗系的禁咒边缘了,而禁咒级别的治疗术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默林就自然不可能会了。

    不过好在红并不是个普通人,她是个混血的狼人。

    而狼人这种生物就有点复杂了,从身体魔纹来看,他们是典型的兽人种,但是从魔力属性来看,他们则又属于恶魔种,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则是多年之前狼人始祖被深渊诱惑,带着全族集体从兽人族中叛逃而出,投靠了深渊。

    也多亏了狼人的深渊属性,这也让默林这个魔王有了操作的空间。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魔王对于整个深渊最大的作用不是战力,而是增加各种buff的统帅力,这其实是个辅助职业。

    只要呆在魔王身边,深渊种族的成长速度就会加快很多,就好像现在已经快被养废了的真香蛇那样,现在恨不得直接绑定在默林身上,而只是靠近就有着这样的效果,那么更进一步的话又会如何呢?

    咳咳,不是那种负距离的更进一步,而是指让恶魔饮下魔王的血肉。

    魔王的血肉简直就是深渊版本的唐僧肉一样,只要饮下魔王之血的恶魔没有被那狂暴的魔力给像吹气球一样给吹炸了,那么原地升个好几级是不成问题的。

    并且魔王血对恶魔来说还有着包治百病的效果,不管之前啥情况,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么一滴魔王血下去,保准立马满血复活。

    白天默林实验蛇之杖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只是人类状态,身上的人类之血也只是经过魔王的心脏时稍微沾染了一丁点的魔王的气息而已,但是即便如此,那一滴唤醒了蛇的鲜血也让这条暴食一族的吃货有种吃饱了的感觉。

    而现在夜晚之时,魔王状态下的默林身上流淌着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魔王之血。

    “啧,这交易我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啊,要知道在深渊只有立下重大功劳的恶魔才有可能被魔王赏赐一滴魔王之血的,现在你这狼人就用区区一张“自助餐券”就换到了,说出去得被深渊恶魔们嫉妒死。”

    默林心里有些算不清的想到,可能这单真的是他亏了。

    话说回来,这才穿越几天,这都已经是他第几次滴血了啊,默林总感觉再这样下次自己迟早要贫血,不过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怕疼。

    “蛇,你来,动作快点啊,我怕疼.....”

    默林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身上的蛇,示意她动作利索一点。

    以他现在魔王之身的防御力,一般的刀剑根本伤不了他的,钝刀子砍肉想想都疼,而怕疼的默林可没自信可以咬破手指,所以只能让工具蛇出力了。

    蛇无语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丢人的魔王,但是在默林那可怜兮兮的怕疼眼神之中,她还是抬起了尾巴。

    白色的蛇尾在抬起的过程中开始变形,从原本柔软的圆柱形变得狭长而扁平,蛇鳞也开始泛起金属的光泽,最终整条蛇尾变成了锋利的剑刃的模样。

    蛇干脆利落的一甩尾巴,快到几乎看不清的银光一闪而过,默林甚至没来的及感觉到疼,他的手指上就多了一滴圆滚滚的血珠,至于伤口嘛.....

    emmmmm,好像那剑刃前面划过的时候后面伤口就已经愈合了,就像是用刀切水时的那种感觉。

    “好剑法....”

    对于蛇这快如银光的一甩尾,默林大赞到。

    “嗯,很适合切菜,只可惜白天这蛇不能动,否则明天去蹭狮鹫大餐的时候可以让她来切。”

    他这样在心里补充道。

    蛇自然不知道这个坑货主人已经开始策划着把她当菜刀使用了,此时的她正伸出蛇信子舔着自己的尾巴。

    生平第一次,蛇为自己的剑太快太锋利而感觉有些懊恼,这杀人不沾血虽然是好剑的基本特征,但是这样一来,你让她还怎么刀口舔血啊。

    “我好难啊,干活的都是我,却连个血的味道都尝不到。”

    默林将指尖的那点血珠低到地上昏迷的狼人少女的胸口伤口处,然后看着指尖流下的一点微末血迹,他原本想要自己舔感觉的,但是他现在这魔王状态下的手指毛茸茸的,自己舔怕不是一嘴毛。

    再看着蛇这可怜兮兮的舔尾巴的样子,他想了想就把手指头也凑了过去。

    “要不你帮我舔干净?”

    下一秒,他整个手指都被蛇口吞了下去,细长的蛇信子缠绕着他的手指头旋转着,不放过一丝一毫细微血迹,绝对把指尖的魔王之血清理的干干净净的,都差点把默林手指头上的毛发都舔秃了。

    emmmm....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把手指头从恋恋不舍的蛇的口中扯出来,默林这样想着。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