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其他小说 > 悍妻当家:别跑,小捕快 > 正文 第143章 告别
    “你看什么呢?”正在我对着那尸首发呆时,背后突然有人说话倒吓了我一跳,我猛地转过脸,正看见太子的那张脸就在面前,我惊呼一声向后一缩,便撞在了那木台上,手里的刀也丢在一旁。

    “你这是什么神情,老子有这么吓人吗?”他瞪我。

    我看着他,再转头看着台子上的尸首,再看他,脸色随之变了,我脱口问他:“你,你是人是鬼?不,你是鬼,你,你变成鬼了?”我说着不禁又落下泪来对他道,“我非是有意要杀你,只是当时,当时你与我动手,又是另一副面孔,我,我不知道情,你别怪我,不,你该怪我的,我们好不容易逃到这里,你却死在了我的手上,是我对不住你。”我一时情难自禁地又哭起来了。

    “你现在变成了鬼,该怎么办?对了,我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你还魂,一定有法子的对不对?”我抬头看着他,他却一副极为无奈的神情看着我,然后对我说道:“鬼见愁,你他娘的才是鬼,你清醒清醒。”

    他说着伸手来捏我的脸,我惊恐地看着他,只觉得他双手冰凉,不禁又道:“你还说你是鬼?你的手这么凉,我给你烧些衣裳,再烧些纸钱,多烧一些。”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忽地把我的脸向前一拉嘴就贴了过来,好半晌他才抬起头来看着我道:“这样,你还觉得我是鬼吗?”我呆呆地看着他,我抬起手抚了抚他的面颊,又往他的胸口抚去,掌心下是有力的跳动,我呆呆地看着他,他是在等我的回答,我却猛地一把推开他,再一看,月光下,他身旁正有一道影子。

    于是我上前在他腿上踢了一脚,他哎呀一声跳将起来指着我喝道:“鬼见愁,你发什么疯,干嘛踢老子?”

    “你他娘的混蛋,你竟然装死骗老子,你要吓死老子知道不?我以为,我把你杀了,你这个混蛋。”我大骂着他,眼前却又模糊起来,又不想让他看见我掉眼泪的样子,便急忙转过身,抬手抹眼睛,却一时又觉得想哭又想笑心里又极为委屈,此时才发现院中只有我们二人了。

    “对不起,此事,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一场惊吓。”他走来从身后揽着我,我被他搂了会子,再转过身推开他道:“说对不起有个鸟用!老子知道误杀了你,差点就饮刀自尽。”

    他也是一脸惊吓地怔怔地看着我一副极为愧疚的模样,我便又有些于心不忍,对他道:“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指了指那具尸首。

    “让老头子我来说吧,他知道个鸟。”此时一个人从身后的暗处走来,我们转过身,看见朱将军他爹正负手走来,面上带着笑意。

    “你知道?”我问他。

    他走到那尸首旁低头看着道:“废话,此事是老头子我做的,我怎能不知。昨日我正在那

    地道里,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就上去偷看,却看见他们带着一个人进了那个小屋,于是我就去偷听,听见他们说要将这人易容,然后偷偷送回京城,便无人识得他更是安全之计。于是我就看见他们在他脸上贴了一张人皮面具。

    等他们走了,我便进去把他给偷了出来,正遇上那个会易容的家伙回来,结果被我逮着,逼着他又做了一张这小子的面具,之后,我就把两张面具都给那家伙贴了,又将这小子的衣裳给他穿了,绑个结实丢在房中。然后又将这小子给偷了出来,当时这小子昏迷不醒,自是不知道。

    “当时城中正乱,我怕他有什么闪失,就托个卖菜的贩子将他藏在车上往东去,等我转回来时,才知道,这小子是太子,也算是天不绝他,处处便有人相助,同时我便又看见你这小子站在墙头上像被猫儿围了的耗子没处躲藏。事情便是这样,明白了?”他说着,伸手在那人耳下摸了摸,抬手一扯,果然又撕下一片面具来,露出了第三张脸。

    “这些全是你那猪狗不如的儿子做的恶,他投靠国舅,想助他篡夺皇位,你还是快快逃命吧,省得被他连累的诛了九族。”我对他道。

    老头子抓了抓头发略带歉意地对我道:“呵呵,其实,老头子不是什么将军的爹,就是个流浪汉,有时候摸到将军府去偷些银子,有时候顺便偷看他们府上的女人洗澡更衣什么的,寻个乐子。”

    我和太子望着他,太子卟哧一下乐起来对他抱拳道:“且不管你是谁,此番还要多谢谢老先生救命之恩。”老头看看他一摆手道:“不必客气,得嘞,事办完了,老头子就走了,回去睡大觉去,告辞。”言罢他又负手走了。

    第二日天大亮太子命人拿了银子去谢他时,却无论如何也寻不得他了,好似,他是天上下来的老神仙,专为救太子度过此劫而来,事成便又回到天上去了一般。

    太子走到我面前来对我道:“这一趟,你救我许多回,我该要如何回报你?让你随我回宫做我的妃子,你定是不从的。”我看着他想一想道:“老子最爱金银珠宝,你有多的,便送些给我便是了。”他望着我叹息着淡淡地笑了笑道:“好,不过,我明日就要走了,这一别,许是再也不能相见,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的心中,可曾……”

    “你在我心里便如兄弟一般,虽然,前次我们曾,曾有过肌肤之亲,那也只不过……不想让你心存愧疚,你知道,老子心里有人,如若,他是你这身份,我便宁愿不当山贼,随他而去,或者让他与我去那深山中过活,但,这话说出来许会伤了你的心,却是我的心里话,鬼见愁有幸能与太子相伴,经历生死,也是命数,往后,太子回到宫中,定要多加小心,好生走

    你该走的路,若有机缘来小常胜山,鬼见愁便与你痛快的喝一场,但,你我终是有缘无份,你也休再挂念我,凭白的,让自己不安,全是我不好,你若恨我,便恨我,此生,我终不能做你想要的人。”

    他听着我说的话,眼中闪着水光,紧紧咬了咬牙,终还是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总会这么说,往后,你也好生过活,能不犯险,便莫再拿性命去拼,你别忘了,你好歹也是女人,受不得那么多的风霜,将来与那柱子成婚,便别再当山贼,寻一处好景致的所在,安心度日,我可不想在宫中听到,你的不测,现在,我以太子的身份命令你,不许轻易受伤,除了百年归老之日,不许死,违者,罚你来当老子的皇妃,不得,不得违抗。”

    说到最后他哽咽起来,我看着他说道:“好,我,听你的,活的久一点。”

    ?

    (本章完)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