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其他小说 > 六界门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连斩
    “喂喂,这小子是瞧不起我们吗?”一名罪犯甩了甩手中的长刀,面色阴狠地说道。

    “哼,胆子真是不小,竟然敢一个人面对我们。”另一名罪犯嘴角带着狰狞地笑容,恶狠狠地说道。

    “就是,就算我们人数少了不少,也不是你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奶娃可以对付的。”

    “一起上,既然这个小子找死,我们就成全他。”一名罪犯说道。

    “萧霖,我还是和你一起吧,你一个人很难应对。”司徒云站在萧霖后返劝道。

    萧霖面色平静地摇摇头,虽然他这样做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毕竟对方的人数确实呈现一种碾压的态势。

    但是,他们的情况非常严峻,风雷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战斗力,玲珑和司徒云也遭受了不小的损伤,虽然在可控范围内,但是也经不起更多的消耗了。

    至于那只绿色蝴蝶,虽然它可以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而且机动性极高,让人难以针对,但是持久力是真的不行,战斗了没过多久就喊着好累,这个时候不知道飞到哪里去偷懒了。

    他们的战力已经大幅度的折损,然而情况也依然不乐观,首先依然有着数量不少的罪犯还存在着威胁,而来独眼和烈虎的战况不明朗,没有人知道最后究竟谁会胜出。

    万一最终是烈虎击败了独眼,他们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人员可以与烈虎对抗,若是玲珑和司徒云不小心遭受了重创,那么真的没有人可以阻止烈虎为所欲为,那样的话,情况真的危险了。

    况且,还有一个帽兜男子像一座大山一样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就算他们能够惨烈取胜,帽兜男子出来收割又有谁可以阻挡。

    萧霖思来想去,这个时候必须保证足够的战力而且要给玲珑、司徒云包括风雷足够的恢复时间,尽可能的补充体力。

    因此,综合考量之下,他必须在这个地方独自一人将这些罪犯挡下来,甚至是斩杀。

    “你们尽量恢复体力,这些人交给我们,局势依然十分危险,必须保存必要的战斗力。”萧霖语气平缓地说道,已经下定了决心。

    司徒云轻叹了一口气,他自然明白萧霖的意思,也明了这个时候不可能再劝动萧霖,只能轻声地说道:“我明白了,你小心。”

    “呵呵,那个小娃娃还真是有胆量。”正在于独眼激烈交手的烈虎余光瞥到了独身只剑的萧霖,轻声地笑道。

    独眼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脸色阴沉了下来,心中出现了一丝焦急,他依然还在和烈虎缠斗,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不然的话他与萧霖一同出手,那些罪犯根本就不够看。

    萧霖似是感觉到了独眼投来的目光,扭过头看向独眼,冲着他点点头。

    独眼心中长叹一声,眼神再次变得凌厉起来,萧霖虽然没有言语,但是他知道这个少年是什么意思。

    那个少年坚定的眼神给他传来了意志,这些罪犯交给我,你专心把烈虎解决了。

    独眼感觉胸膛中有一股烈火在燃烧,多久了,自从他被黑庭关押之后他再也没有感受过这种澎湃的火焰在胸口燃烧的感觉。多久了,他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变得阴狠和不择手段,那种一腔热血的躁动沉寂了无数年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名少年的眼神激励了如此强烈的斗志,真是匪夷所思啊。”独眼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整个人的气势变了,那个油滑阴狠的独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战意熊熊燃烧的独眼。

    他的身上爆发出一往无前的气势,直直地冲入云霄,疯狂的气浪向四周扩散。

    “恩?气势变了。”烈虎面色惊疑不定地看向那个力量全开的独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露出了笑容:“终于沉不住气了,想要和我玩对攻了,我乐意奉陪。”

    独眼没有开口说道,只是眼中的凌厉是无法掩盖的,陡然他动了,身子在空中闪过道道模糊的光影,转瞬来到烈虎身前,刚烈霸道的一拳猛地轰出,朝着烈虎面门轰去。

    烈虎大吼一声:“来的好。”同样不甘示弱地一拳轰出,与独眼激烈地碰撞。

    另一边,萧霖也动了,这个时候他必须采取主动,若是被这群罪犯围成一团那样只能成为活靶子,必须自己制造机会。

    他身子快速地掠出,朝着一名罪犯掠去,手中的墨阳剑转瞬升腾起激烈的黑色火焰,散发出灼热的高温,氤氲的热气仿佛将空间都模糊了,萧霖整个人的身影都变得扭曲起来。

    “抓紧灭掉他!”一名罪犯手持银色的三节鞭,迎着萧霖而去,三节鞭甩起激烈的破风声,宛若刀子一般割在萧霖的脸上,脸颊隐隐作痛。

    萧霖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应战三节鞭而去,一剑斩落,墨阳剑的锋锐这个时候体现了出来,罪犯用普通材料所制的武器根本无法抵挡墨阳的攻击,三节鞭几乎眨眼之间就被被斩断,三节变成了四节。

    “这怎么会?”罪犯不敢相信的眼睛,自己的兵器连一瞬都无法阻挡,就被那柄漆黑的长剑所毁。

    他还来不及反应,萧霖已经近在眼前,墨阳悄无声息地刺出,“嗤”的一声轻响,贯穿了那名罪犯的胸膛,轻描淡写就好像刺穿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豆腐,没有遭受到任何的阻碍。

    罪犯“哇”得吐出一口血,整个人直挺挺地摔落,倒在地上不动。

    不过,萧霖还来得及喘一口气,就感觉身后风声大作,有人在快速地靠近,两名罪犯从他的背后袭来,一拳一掌齐齐地朝着他的后背拍落,带着猛烈的破风声。

    萧霖脸色一沉,“飞影”全力施展,身子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甩了出去,尽快他的反应已经相当迅捷,但是依然没能完全躲过罪犯的攻击,他只是勉强避过了一拳,但还是有一掌结实地落在他的后背。

    顿时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轰入萧霖的身体,一股鲜血从他的喉咙中涌上来,从他的嘴角溢出。

    萧霖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像错位了一样,他艰难地落到地上,用墨阳剑撑着地面才能勉强稳住身形,胸前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

    “我们几个人围攻,竟然还是被他干掉了一个。”一名罪犯脸色相当难看,“都别收着了,一起上。”

    剩下的几名罪犯齐齐跃出,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剑戟,朝着萧霖掠去。

    萧霖眼中跳动着漆黑的火焰,手中的墨阳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顿时漫天的黑色火焰汹涌而出,化成一只只扑闪着翅膀的黑色蝴蝶,身上燃烧着火焰,凝聚成一片火海。

    下一瞬,火海动了,朝着几名罪犯呼啸而去,转眼间淹没了他们的身影,火海在众人面前激烈地翻滚,时不时地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叫声。

    几个呼吸过去,火海慢慢地从空中消散,以萧霖现在的能力,无法长时间地维持三千焱,更何况现在他身体还有着不轻的伤势,他双手握住墨阳剑支在地上,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要摔倒。

    他眼神很快地扫过前方,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道烧焦的身影,衣衫尽数焚毁,面目一片焦黑,和血肉混杂在一起,已经难以分辨。

    “少了一个?”萧霖突然面色一变,他的三千焱明明已经将全部的罪犯笼罩,但是依然有一个人逃出生天,此时不见了踪影。

    “萧霖,你脚下!”司徒云瞳孔一缩,急忙出声提醒,同时手掌一挥,两道羽剑飞快地射出,朝着萧霖所在的地方呼啸而去。

    萧霖听到司徒云的喊叫,心头一惊身子急忙向后跃出,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身影从地底下跃起,张开双手宛若猎鹰朝着萧霖扑去,脸上是狰狞无比的笑容:“得手了!”

    本就遭受重创的萧霖难以避开,身子被罪犯直直地扑倒,墨阳剑脱手而出,摔落在一旁。

    罪犯一击得手,下一式攻击毫不停留,一拳结实地轰在萧霖的胸膛上。

    “哇。”萧霖嘴中喷血,还有一些内脏的碎块,这一击真正重创了他。

    萧霖感觉脑袋中传来激烈无比的眩晕感,一抹强烈的黑暗朝他涌来,瞬间将他包裹,眼前的光芒在慢慢地消失,意识开始模糊。

    他神情恍惚间只能隐隐地看到一张带着阴狠笑意的丑陋脸庞,以及朝着他的面部呼啸而下的铁拳。

    突然间,一道璀璨的光芒在他的脑海中闪过,那是一股锋锐无比的剑气,在他的脑海中翻腾,萧霖一个激灵地清醒过来,看着朝他面部落下的拳头,身体中不知哪里涌出来的力气,双手迅速抬起,一把抓住了那枚拳头。

    “怎么?”压在萧霖身上的罪犯似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年竟然还有力气反抗,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萧霖一声大吼,双手中冒出红色的火光,像是翻滚的泉水喷涌出来,眨眼间将罪犯包裹。

    火焰刚一升起,两道羽剑就清脆地插进罪犯的后背,罪犯都没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就是一阵剧烈地颤抖,慢慢地向一侧软倒,彻底不动了。

    司徒云急忙赶了过来扶起萧霖,眼中露出一丝敬佩:“你还真是不怕死。”

    “这是最后一个吧。”萧霖靠着司徒云的身上有气无力地说道,眼前的景象在逐渐地模糊,插在一边的墨阳剑突然动了,猛地从地面中掠出,静静地漂浮在萧霖的身边守护他。

    司徒云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如此有灵性的神剑!”他扶着萧霖在风雷的边上坐下,玲珑脸上带着焦急,有些手忙脚乱地替萧霖上药包扎伤口,做着应急处理。

    另一侧,独眼和烈虎也战斗到了最后关头,随时有可能分出胜负,决定生死。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