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是当朝驸马爷 > 正文 383 留住性命先
    不空镇周边一毫不起眼的小院内,一肥胖老者正拿衣袖大力扇着凉风。热门肥胖老者是圣教长老狄万新,以他的修为早就寒暑不侵,不过是在小屋内闷的。

    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躬身拜道“长老,赵惇离开不空镇去了黑松林。”

    狄万新知道那位老祖宗将要坐化,也大概猜到赵惇此行与他有关,可这两人似乎没有一点关系狄万新抓破头皮也没能猜到他们两人怎么扯上了关系,自语道“他去干什么”

    面对狄万新,灰衣中年人很是恭敬,张口说道“狄长老,属下以为不管他去干什么,只要踏入黑松林就好办。老祖宗就要坐化,小叫花仗着老祖宗的威名抢劫了不少宝物,尤其嚣张让人恨的只咬牙,不少人都去找他麻烦了,说不定还有老祖宗的武功心法,肯定要生出是非,我们正好趁乱斩杀赵惇。”

    看灰衣人说的头头是道,狄万新呵呵笑了起来,道“说的不错,也不枉老夫这些年的教诲,你带人挑起,趁机斩杀赵惇,至于老夫目标大,只能隐身暗处。”

    灰衣人立即说道“属下明白。”话到最后,灰衣人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只是当狄万新走出屋,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寒光,直直盯着院中的。

    来人一身灰色长袍,相貌普通脸色古板,两眼平静犹若深潭,肃立之中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想来是久居高位。胡啸月,圣教执法长老。

    看到胡啸月出现在这里,狄万新明显吃了一惊,只是很快就笑了出来,乐呵呵的说道“胡老哥怎么来了也不通知小弟一声,小弟好安排给老哥接风。”说话同时,狄万新更是扛着圆鼓鼓的肚走上前去,抬起手臂似要拍胡啸月的肩膀,看去还真像一对老朋友见面在打招呼,然而胡啸月如何肯让他的手掌落下,抬手就是一柄戒尺打了上去。

    戒尺约莫一尺长,通体漆黑可在黑夜中散发出幽幽光芒,可知不凡。这柄戒尺还真是大有来历,传说是从圣教老祖七绝上人手中传下来的,七位弟都曾吃过这柄戒尺的苦头,历来都由执法长老执掌,莫说普通弟,就是圣教长老六门门主都能打。

    看胡啸月上来就取出戒尺,狄万新心底又是一惊立即退了下去。扫过四周一眼,狄万新满脸堆笑的问道“胡老哥这是何意连戒尺都拿了出来。”

    胡啸月将狄万新的神情看在眼里却没有立即动手,直直盯着他问道“狄老弟自幼拜入圣教,没想到竟是赵家谍探,要本长老亲自出手压你回去,还是乖乖随我回圣堂接受处罚。”

    自从胡啸月出现,狄万新就知道身份败露,之所以还在废话并非心存侥幸而是想寻找时机逃跑,现在亦如此。望着胡啸月,狄万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道“胡老哥,老弟入教五十年,自负没有做过对不起我圣教的事情,这次也是身不由己,老哥就不能通融一二”话到最后,狄万新更是抱拳冲胡啸月行了一礼。

    冷眼盯着狄万新,胡啸月张口说道“念你这些年劳苦功高的份上,本长老才好言相劝,趁现在还没有铸成大错,随本长老回圣堂接受处罚,本长老一定替你向教主诸位长老。”

    沉默片刻,狄万新终是有了决断重重点点头,狠声说道“好,老弟跟你回去,不过,胡老哥你要告诉小弟什么地方出了岔几十年来,老弟这真是第一次收到命令。”

    胡啸月脸色依旧古板,不咸不淡的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狄老弟,请吧”

    顿时,狄万新似霜打了的茄焉了下来,垂头丧气的走向门口,只是暗中已将精气神攀至,在距离胡啸月仅剩数尺时候,肥胖的身躯旋转着撞向胡啸月,肉嘟嘟的两手并拢凝聚出一朵朵莲花,或上或下或快或慢印向胡啸月胸膛,正是狄万新修炼一甲的莲花印。

    莲花由真气凝结而成看去空灵又圣洁,可一旦沾身,怕就要人性命了。冷哼一声,胡啸月手握尺做了个剑诀刺了上去,他本就不认为狄万新会跟自己走,何况他也没打算带狄万新回去。

    虽不知这柄戒尺有没有打过圣教开派七大弟,却是由九幽寒铁打造而成专破内家真气,在戒尺刺上莲花的瞬间,噗嗤一声响就似什么东西漏气了,一朵莲花已经消散。刺破一朵莲花,胡啸月又挥动戒尺攻向另外一朵莲花,只是此刻,整整六朵莲花将他包围,让他穷于应付。

    凝聚出七朵莲花已是狄万新的限,脸色变得苍白口里也喘着粗气,而看到胡啸月才露出一抹笑意,只是眼中却有寒光闪过。他此行的是行刺赵惇,只要他出现在赵惇身前目的也就达到了,现在也只能舍弃胡啸月。因此,即便心底不甘,狄万新还是抬起了脚步,可就在他落在半空的一瞬,一道利箭似从天外而来射向狄万新咽喉。

    看到这凌厉一箭,狄万新眼中猛然爆射出两道光芒。他并不惧这一箭,却是猜到胡啸月为何而来了。因为圣教能射出这一箭的只有常箭,因为曹家这明显是在掩护白墨生,因为他大概猜到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了,而这刻,狄万新更是明白,曹家万万不会允许自己活着回去。

    想到这里,狄万新挥手便将羽箭抓在手中,而后飞身扑向胡啸月,可恰在此时,又是一支羽箭从黑暗中射出,直刺狄万新后心。

    这片刻功夫,胡啸月破掉了五朵莲花又硬生生承受了两朵气莲,古板的脸庞亦变得苍白,气息也有些紊乱,不过眼中神采依旧,挥动戒尺攻向狄万新。

    面对胡啸月和常箭这两大高手的夹击,狄万新肥胖的身躯硬是玄之又玄的躲开身后致命一箭,同时间肉嘟嘟的手掌已抓在戒尺上。强忍住钻心的疼痛,狄万新抬腿踢向胡啸月胸膛,然而此刻,又是一直羽箭射来。

    射出这一箭时候,常箭已出现在房顶,数丈的距离完全是瞬息便至,根本不给狄万新躲避的时机,何况还有胡啸月的牵制。

    瞬间,羽箭已然刺入狄万新的神情,甚至将他肥胖的身躯穿透,而就在剧烈的疼痛之中,凝聚了胡啸月全部修为的一掌拍在他的胸膛上,直接将他的心脉震断。

    满脸不敢相信的盯着胡啸月,狄万新虽不甘,却是无力的倒了下去,至死都不曾闭眼。

    黑松林,看有人挥剑扑向赵惇,众侍卫立即拔刀出鞘,孟海阔更是扑了上去,只不过有人比他更快。

    “放肆。”大喝声中,魏正阳出手了,一掌拍在刺客的胸膛上直接断了他的生机,同时夺下他的长剑将他的尸首钉在大树上。

    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又在瞬间结束,快的让人不可思议,看的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围攻赵惇还是去寻宝。

    看到众人的神情,赵惇轻笑了声,道“本公子住在悦来客栈跑不了,倒是山上的宝藏就那么多,尤其武功秘籍,仅有一册。”

    谁不明白赵惇的意思,可确如他所说,宝藏不多秘籍更是少的可怜,这么多人完全是僧多粥少,去晚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顿时,众人立即四散奔向老爷峰,莫说尚未看到宝藏,半上就有人拔刀起来。也有人够聪明没有前去老爷峰,可是在赵惇的注视下,一个个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面对赵惇,小叫花丝毫没有阶下囚的心态,与他对视片刻冷声说道“你为何要救小爷,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噗嗤一声,赵惇失声笑了起来,道“你不怕死松绑。”

    看到赵惇得意的笑容,小叫花明显有些恼怒,大喝道“笑什么笑小爷当然怕死,可怕有个鸟用。说,你小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赵惇又是一笑,张口问道“你一个小叫花,本公子能图你什么”

    冷哼一声,小叫花冷声说道“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小爷又没求你救我,我怎么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孙侯正要解开小叫花身上的绳,只是听他如此说来再忍不住了,大喝道“你个小叫花当真可笑,我家公子好心救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一而再再而的出言侮辱我家公子,当真不知死活。”

    孙侯并不知道小叫花的身份,不过若非知道他的身份,赵惇也是万万不会救他的。挥手喝阻孙侯,赵惇张口说道“好了,先给他松绑。小子,不管怎么说,老祖宗将你养大并传授你武功有大恩与你,你先将他葬了。另外,不空镇怕是呆不下去了,本公明日离开,你可到悦来客栈找我。”说话间赵惇已调转马头,却是又扭头对小叫花说道“李弃,留住性命才有报仇的一天。”话到最后,赵惇猛夹马腹蹿了出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望着赵惇离去的方向,小叫花沉默半响终是有了决断,背起老祖宗的尸体离去。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
    (www.uzwx.com = 悠哉文学)